Scuba Diving in Koh Tao

风女团 2019-05-18 07:57:29

被玩户外的朋友,大傻,鼓动,18年春节打算把潜水证open water 和 advanced open water考出来。


出发前以为会很累,看别人写的游记要读书,还要做卷子,每天要早起。我一边想着how hard can it be? 一边又有点担心这些游记不是空穴来风。


事实上整个过程就是非常惬意,很relaxing,很 lay back, 每天除了潜水,基本上和一般的沙滩度假没什么区别,吃饭睡觉,喝喝酒,晒晒太阳。



Koh Samui 


15号早晨,我坐飞机降落在Koh Samui, (读作Gow Si, 'Mui,a 不发音)。 一边培养自己双手合十的习惯,一边操练着刚学会的Sawadika 和 Kapunka, 从机场到了码头,买了船票登船。


觉得泰国很多地方很  cute , 比如船票是个粉色的圆形贴纸


船的路线: Koh Samui - Koh Phan Ngan - Nang Yun Island - Koh Tao 


Nang Yun Island 很微妙的一个地方,很多人来这里snorkling,据说爬上岛峰(150米最多)景色很美。。。。


我潜水的地方,Koh Tao, (读作 Goo Daw, 重音在 D). 人们来Koh Tao 的目的大部分就是考潜水证。选择这个地方的原因也非常简单:便宜。岛上都是backpacker



都是backpacker,当然,我也是 :)



抵达Koh Tao


2个多小时的船,到达Koh Tao, 在预定的Ban's Diving 登记,入住。前台问我想用中文学还是英文学,选择了英语。6天的学习费用我记得一共3300 人民币,(有可能记错),住宿免费,吃的自己解决。据说这样的收费是全球最便宜的。Ban's 也是当地,全球最大的潜校。


基本上天天都来的饭店,从第一天吃到最后一天


我平时活动的区域非常有限,岛上也没什么特别的其他的景点。很多人租摩托车,很便宜,讨价还价下40, 50人民币一天。我没租,穿着人字拖也走不太远。2月15号下午5点半,开始正式的学习。


my diving instructor, funny guy with a touching lifestory


下午5点半,和小组成员碰面。open water 证的小组有 3 个瑞典人,1个德国人,1个美国人,2个加拿大人,1个荷兰人,1个中国人(我)。我们的教练是个泰国人,Atip, 昵称Pi, 在Ban's 打工了12年的老油条。


Pi说 Ban's 一共有6个瑞典教练,4个德国教练,3个英语教练(包括他自己),1个意大利语教练,1个西班牙语教练,1个韩文教练,1个日文教练,和23个中文教练,还有一些法语教练但是没什么法语客人。。奇怪的是,我没见到多少中国人,见到80%以上是白人。


大概介绍下几天的安排,互相做了下自我介绍,弄弄paper work, 然后就开始看教学视频。Pi 说正常要求你们看3个章节,但是你们肯定看不下去的。前两个章节还是稍微看看,第三个章节想走就走吧,今晚酒别喝太多。


然后就走了。


荷兰人Jouash, (只记得读音,拼肯定拼错了) 是个想要当船长的男人。他的目标就是当大的海运轮船的Captain. 照他的话说起来,10 months of hard workign and 2 months of holiday every year. 瑞典姑娘们告诉我,这很Dutch. 


所以我们有的时候也戏称他 Cap. 


他租了辆小摩托,于是就有了以下对话:


Me: ' how much your bike cost you?'


Jouash: ' 200 b a day. But you really have to negotiate, like really negotiate to get such a price.'


Me: 'Nice deal. I used to rent a bike a Spain, but it cost me so much for some minor scratch after I return the bike. And after that I have always been not so sure about renting bikes.'


Jouash: 'Yeah, I think it's the same all over the world. But Spanish are the worst, so are the Italians and the Greeks. Am I right?'  


:) Jouash 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后面几天也妙语连篇。


之后Pi 也说,在岛上,bike 上有一点点小伤痕就要赔很多,他也说 those thai people are so cheap。


第3个章节的时候,大家都跑光了,就留我一个。我也没啥别的事,他们拉我去喝酒,我听了教练说的少喝酒就没去。看了大部分的第3章,然后就洗洗睡了


看完视频,惬意的坐在走廊凳子上过年,顺便喂蚊子。


第二天早上很早就醒了,沙滩边跑个5公里的小步,然后跑海里洗个澡/游泳。


9点半,和小组集合。组员里最精神的应该就是我,好几个据说都喝到了3,4 点。Pi 和我们重温了下教学视频里的知识,然后11点午休。


午休的时候聊天,和瑞典姑娘帅哥聊起来说为什么不上瑞典语的潜水课,一致回答是出国了为什么还和瑞典人混,'we really want to get away from the others, too many Swedish.' 


我很喜欢他们的这种文化,可以很直接把这种想法说出来。我的一个留学生朋友说我上英语潜水课就是为了装逼。


然后和德国人,荷兰人交流下,都觉得比起和本国人一起混,出国和非本国的人认识交流很有收获。这次旅行后,我对这一观点更加的认可。


下午1点泳池集合,花2分钟看了下我们都能浮在水面上,就开始正式练习。


泳池练完大概4点左右。Pi 再三关照我们,明天要潜水了,不要喝酒。


然后我们问他,他现在去干吗,他说maybe one or two small beer. 于是我们最后都去one or two small beer 了。。。


有个好玩的小插曲:


喝酒前,Pi 骑着他的小摩托,回家取他的电子烟然后回来。我们看着他一边抽电子烟一边在警察面前路过。


因为电子烟在泰国好像是不合法的,加拿大人Justin 问Pi, 为什么他可以这么明目张胆。Pi 说,这个是小事,不查的。但是电子烟在泰国很难买到,尤其的电子烟的芯,他的都是让朋友从国外带的。


他说Ban's 成立的很多年了,每年给各种基金会交很多钱。所以,即使警察都知道Ban's 很多的教练都没有工作签证,也从来不来查的。为Ban's工作,在岛上少很多麻烦。


17号早上睡了个懒觉。昨晚喝完第二瓶beer的时候,又尝了尝泰国本地的whisky,牌子忘了,但是睡了个好觉。10点半集合,半个小时把剩下的教学视频看完,然后书面考试。


说是书面考试,其实就是开卷,可以在Pi的目光下互相讨论的答案书写。当然,大家都一遍过了。


午休中饭后,下午第一次海潜。


我的 buddy, Bryan from Texas


我的潜水搭档,一路和我考了ow 和aow,美国人 Bryan。 Bryan来自Austin, Texas. 说起自己的故乡,Bryan 充满了自豪:


Bryan: ' I can kinda guess what is on your mind when I talk about Texas. Cowboys, Guns, Big steaks and Fat people. Everything in Texas are just bigger that everywhere else. You got massive cups in restaurants that are twice bigger than normal ones. And yes, we have fat people everywhere.But Austin, Austin is just so different from the rest of Texas while it is in Texas. It is a kind of art and music center of America. 

There will be a big festival coming up in Austin, around 2000 bands around the world will be in Austin. Last week, I met a guy in Cambodia, and he is going to Austin because his band will be there too. You have all kinds of music there, rock, jazz, rap, dj, you name it. And that's also why I will end my trip shortly after Thailand so that I don't miss the festival. '


我之前确实听说过Austin 的音乐很有名,Cambodia (柬埔寨)这个国家我也常常听backpackers提起,以后有机会可以去看看。


值得纪念的第一瓶氧气


潜水的时候你的Buddy很重要,不仅仅是水里可以给你提供紧急氧气和各种帮助,下水前的互相检查也是惯例。Pi告诉我们一个口诀:


Bangkok Women Really Are Fellas

(BCD, Weight belt, Releases, Air, Final check)


于是每次潜水前,如果你是旁观者,你可能以为我们在Bangkok受了什么打击,因为人人都念念有词:


Bangkok Women Really Are Fellas. 


当天下午的两次潜水结束的很顺利。第一次潜水配重太少,有点潜不下去,之后加了一公斤就好了。


看到的鱼,之后几天也看到的差不多。大致的亮点就以下几个。


Blue spotted Stingray



Triggerfish


blueface angelfish


一开始看,还是挺稀奇的。Triggerfish的手势是两个手做打手枪的样子。一开始,路过一个triggerfish,所有人激动的双手打手枪,之后就只是指一指,最后连指的兴趣都没有。Angelfish一样,angelfish的手势是手在头顶画圈,一开始一帮人兴奋的画,后来再没人画了。。。


Triggerfish 呆呆的脸还是挺好笑的。


碰到一个小事件,就是有两个日本人拿棍子戳一个grey eel, 然后教练阻止了还不听。船上的时候,我也是第一次从不是中国人的嘴里听到很多的fucking japanese。 


Pi 说岛上他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就是日本人,那个日本人在岛上娶了一个泰国人,然后开了一个日料小店,最多只能坐5,6个人。每个月,Pi和他老婆会去吃一顿,然后Pi说了一个日语词,我不懂,好像是主厨菜单还是什么意思,就是菜单上面是没的,但是你相信厨师,然后上什么你吃什么。


Pi说: ' I am going to tell this to my Japanese friend, and he is not going to be happy about it. Japanese really have the best culture and they normally behave so good. But these Japanese today.... '


晚上6点左右,上岸,还装备。吃饭喝酒聊天。


Pi 说Koh Tao是属于泰国国王的土地,所以在Koh Tao上买房子,买地,只拥有使用权。 ‘Unlike in Bangkok, or in Koh Samui, or in your country, where you buy a land, you own the land. The land is yours. I have a small house on this island,  but lawfully I do not own the land and house.‘ 


微微一笑。




Cannot stop smiling :)


第二天早上7点10分集合。我起了个早,在7-11 买了个panini 去集合,然后出海。


海里也没什么好说的,今天有个随队的摄影师拍了个视频。我想了想还是花了800泰铢买了,再怎么装酷也不能免俗,视频我之后也会传到公众号上。当天同一条船上还有另一组中国人。Pi 把我拉到一边,说你看那个中国人拿的潜水相机,很贵很贵的,中国人真有钱。。


我的Buddy Bryan 很不甘心,他拿出一个我看起来淘宝上5块钱不用的手机防水套和我说,这个他花了十几刀在amazon上买的,能潜水30米。他试了一次,按不出来,手机在水下倒是made a crack sound. 后两天他各种在网上查iphone 7s能潜多少米。。。


下午Bryan教我如何打沙滩排球,我得出了这是一项比看起来难很多的运动的结论。



group photo after open water certificate 我右手边的深圳美女不是学员,是德国学员的老婆。 :(


当晚大家一起吃饭喝酒聊天。


荷兰人Jouash 和4个瑞典人还有我花了大概半个小时讨论宗教对世界的益处。非常有意思。


瑞典人Jo A Kim (肯定拼错了)的爸爸是突尼斯人,家里信穆斯林。他说他读了圣经,读了可兰经,读了很多佛教的文章,最后决定还是当athiest。 


而Jouash 生在天主教家庭,他说 I don't think religion has done any good for the world. Just look at the world now, how many bad things have happened because of religious conflict, and look at how corrupted how the Catholic church is. I would imagine the world be a lot better without any religion. 


然后主要是Jo A Kim 和 Jouash 开始非常长的debate, 旁边人偶尔插嘴。好玩的是Jo A Kim 和 Jouash 还是Buddy. 


讨论的最后,Jo A Kim 和Jouash 同意,两个人都喜欢对方的人格,但是讨厌对方的观点。


我比较惊讶的是,当Jouash 说 look at what happend now because of religion 的时候,没人有反对意见。好像近期发生的悲剧都是religion 引起的一样。在反驳Jouash的人,基本上都是引经据典于别的时期,别的方面的事。而不是就事论事的反驳Jouash,告诉他不能单纯的归罪于Religion. 


后面两天advanced open water时候,Jo A Kim 和 Jouash 就不再是buddy了,应该和这个没有联系,但是这也是后话。hahahaha


讨论中,我的buddy Bryan给我推荐了一本书,seven years into Tibet, 我听说过这本书,也大概知道这本书的内容,就跟他聊了聊。


我和他描述了下现在国内关于这方面的propaganda,他说he is not surprised to know the propaganda is just the opposite of what happened. 他说在西方DLL嘛被认作一个试图从入侵者手里解放tibet的人,而不是一个恐怖分子。


没做更多评论,我们聊起了别的话题。


之后我们玩beer pong 直到2点。


AOW 组 ( 我把这张照片叫 To Germany! ) :)


第二天10点半起床,晚上被蚊子咬醒一次。晚上喝的有点多,忘记做防蚊措施。德国人没有继续学advanced open water. 新加入一个瑞典人,一个新的德国人和一个印度人。


到AOW, 和 buddy 已经很默契了


和bryan一起吃的brunch,他问我你的同龄人对不能用google,facebook,youtube什么感受。我说没什么特别的反感把。他说if you guys go on a protest or something, I am sure things will change. 我笑笑。


当天有三潜。第一潜深潜,第二潜向导潜,第三潜夜潜。向导潜就是没教练跟着,深潜就是潜到30米多,我觉得最好玩的是夜潜。


在夕阳下,目视地平线,giant strike入水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徒步带给我的感动。夜潜给我的感动可能比不上,但是也差不了太远。


6点左右,装备完毕,念完Bangkok women really are fellas 后,在夕阳下入水。一直下潜到24米左右。


教练让我们把手电关掉。这一个瞬间应该是这几天潜水里我最喜欢的时刻。并不是想象中的漆黑一片,有那么一点点的亮光,整个世界非常的安静,只有呼吸的声音,但是一点点不可怕,水压让人感觉并不孤独,感官又好像被封闭,又好像被提升了好几个等级。虽然水温有点冷,但是意外的感觉心里被治愈的感觉。


然后打开手电,继续前行。


上浮到水面后,夕阳已经不见了,代替的是漫天的繁星。因为到水面后离船还有大概50多米,BCD充满气,一边仰望星空,一边蹬水,听着脚蹼划水的声音,慢慢靠向船。


结果是整艘船只有两个人没看到睡觉的海龟,我和Jo A Kim. 


当晚没人去喝酒,吃完饭就睡了,我整天都有点晕船,3潜后也有点累,就沉沉的睡了。


天天晒没变黑,没能变成黑胖子


最后一天的船墟潜和鱼类识别潜没什么特殊的。船墟潜因为能见度太低,导致没看到什么。我的buddy在船墟潜中表现的特别自信。当我氧气瓶还有80bar的时候,我问他,他说还有55bar,我问他要不要上浮,他自信的和我摆摆手,继续跟着教练游了。。在能见度只有3米左右的情况下。


当然他最后是靠着教练的氧气上浮的。


Pi 请喝泰国 rum, Sang Som.


一天潜完,也是最后一天结束。大家又聚在一起吃饭喝酒。


大家聊起之后的行程。基本上还会到别的岛继续backpacking。 加拿大情侣还要到Koh Phan Ngan 上参加23号的half moon party。


Pi请喝Sang Som. 自从大学里的coke rum 给我留下不好的记忆,或者说是没给我留下多少记忆后,我对rum一直敬而远之。不过Pi 给我mix 的rum soda 到没我想象中那么难喝。


Pi 还教我们,说在泰国很多酒吧,是可以自己带酒,只在酒吧里买mixer的。于是当晚我们省下一笔钱。


Rum喝的多了,人的话也就多了。


Pi 说他年轻的时候来Koh Tao, 就是相当潜水教练。听说这个赚钱,也没想太多,家里没钱,买了船票到Koh Tao 基本上就没多少钱了。然后他才知道要当潜水教练,要有证,考证要花很多钱。而他连英语也不会说。


他就到Ban's 求情。Ban's 就让他打杂,客人少的时候允许他旁听。所以他很自豪的说,他的教练执照没花一分钱。


他的英语不错。但是一开始什么也不会说。他的第一份打杂就是帮客人拿行李,然后带客人到房间。他说他至今记忆犹新的是他学会的第一次非日常英语单词,mosquito.


他说他接的第一个客人是个德国人,德国人问,are there many mosquito here?


他不懂,但是他说他看到客人的表情,觉得应该是个坏的东西。他就连忙说,no no, no mosquito. 怕把客人赶走。。


于是第二天当满身是蚊子块的德国人找到他的时候,他学会了第一个非日常英语单词,mosquito. 


Pi现在和Ban's 的前台小姐姐结婚了,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泰国姑娘。他说工作这么多年了,Ban's 给他的薪水也不错,光ow课程他能拿1800泰铢一个人。然后他还能靠他老婆优先排课。他说他结婚以后变了很多,以前很naughty, 现在很fat。 :)


最后一晚还是玩beer pong


然后就回国了。因为很多人要去Koh Phan Ngan 参加half moon party, 船票都是在Pi 老婆帮助下买的。然后在曼谷机场赶了个春运,把这几天没见到的中国人都补上了。


我没有详细的写如何潜水的攻略,因为网上比我写的好的人很多。我没有评价潜校的好坏,因为网上点评的也很多,而我只呆过Ban's. 我写了一些和潜水小伙伴们交流的内容,写了很多和潜水无关的东西,但是如果我的这次假期是个单纯的为了潜水证的假期,我觉得这次不会这么relaxing and lay back. 


新年,希望能继续认识靠谱的buddies。


最后,双手合十,Ka Pung Ka。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