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新闻 >白沙口湾和白沙滩水库
主题详情
  • 白沙口湾和白沙滩水库

  • 用户:白沙河的甜水湾发帖时间:2021-08-01 16:11:12

  • 喜欢请点击上面蓝色字体白沙河的甜水湾关注

     

    山东省乳山市白沙滩村自先祖孙讳成甫公于明朝成化年间由原云南铜鼓卫迁此立村已接近六百年了,历经四个朝代,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不知有多少历史的变迁不为人知,不知有多少动人的故事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本人已五十多岁了,对生我养我之地有深深的情感,我敬仰咱们的列祖列宗,也衷心祝愿咱村越来越好。

    我好想将白沙滩的事情写下来,令晚辈们不要忘了白沙滩的历史,但我孤陋寡闻,才疏学浅,只写得了几篇小文章用于抛砖引玉,充分收集咱村的故事、典故、人物、传说、事件、地名、物件、书籍、图片、谱书等,将它们变成图文记录下来,供今人后人阅读收藏,白沙滩的历史便永久传扬下去。如有兴趣可加我微信 sjl1965818 或sunjl0818   邮箱ssslny2010@qq.com或ll1138@163.com咱们共同努力。



    乳山市现辖十四镇及一个街道办事处,沿海有六镇,海岸线长185.6公里,大小港湾十二处。其中有四个以“口”命名,分别是“乳山口”、“白沙口”、“洋村口”、“浪暖口”。“口”即“峡口”、“口门”之意,“白沙口”就是这样的所在。




    “白沙口”与白沙滩村的“南白沙”是相辅相成的,我们知道“南白沙”早先是东西约三公里,南北约一公里的一片沙滩,是由白沙河及小滩河的泥沙淤积及海潮冲积海沙而形成的沙坝,将“白沙口湾”与大海隔离开来,在西边靠近海阳所的地方形成了一条东西大约500米的口子,这就是“白沙口”,这里也是白沙滩镇与海阳所镇的分界线。


    “白沙口”内的“白沙口湾”是典型的潮汐型海湾,每当涨潮时潮水汹涌而入,海湾里海水荡漾,汪洋一片。这时,小船便可出入口门,旧时白沙滩的渔船就停靠在港(jiang)北岸叫“姑子嘴”的地方。


    到了退潮时,口湾里的海水争抢着向口外撤退,“白沙口”内水流湍急,犹如万马奔腾。潮水退尽以后,湾内大片的滩涂露出水面,成群的海猫子(海鸥)在海湾内翻飞盘旋,争抢觅食,“欧欧”的叫声响彻一片,“嘟噜”蟹在泥地里从窝里爬出来,嘴里还吹着泡泡,跳跳鱼在水面上跳跃着,找一块石头附在上面,“沙遛鸟”在长满“海荚”菜的碱地里飞快地跑着,远处的芦苇荡里,“嘎嘎叽”鸟在不知疲倦地争相鸣叫着。


    退潮后的白沙口湾引来很多前来赶海的妇女,她们拐着篓子,手拿三齿小铁挠,在刚刚退潮后的泥地里翻刨着,搜寻着蚶、蛤等贝类,这里我们称之“黑老婆”的蛤很多。还有人穿着水衩手拿拎网在浅水里捕鱼,那撒向水中形成的圆弧真是美极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白沙口潮汐发电站开始动工建设。白沙口潮汐发电站是由国家投资,水利部门建设,乳山县专门成立了白沙口潮汐电站筹建指挥部,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任电站建设领导小组名誉组长。白沙滩公社和海阳所公社的一千二百多民工苦干数年,用小推车推出一条拦海大坝,建起跨海石桥,电站主体工程完成。以后,随着银滩的开发建设,白沙口上架起跨海公路大桥,从此两岸变通途。白沙口潮汐电站自1970年11月7日开工至1987年5月五、六号机组安装完毕,历时十七年全部建成。2007年因银滩规划而停止运营。




    白沙滩人称“白沙口湾”为南港(jiang),“白沙口湾”海岸线长12公里,面积3.2平方公里。环港湾有海阳所、贾家庄、望海庄、六村屯、白沙滩五个村庄,白沙滩村占据着港湾的整个南岸(南白沙)和东岸(小滩)以及北岸的大部(姑子嘴西)。“白沙口湾”属于白沙滩村的范围大部分是浅水滩涂,环绕港湾绵延着大片大片的芦苇,从南北两岸向东一直延续至常家庄村西。


    春天的时候,芦苇塘里翠绿环绕,风儿吹过空气中飘荡着青草的芬芳,鸟儿们欢快鸣叫着。这个时候,草堤上的茅草芽可以拔着吃了,我们称草芽叫“蔗芽”,里面的白絮绵软可口,清香里带着微微的甜。到了夏天,芦苇长高长成了,广阔茂密的芦苇荡汇聚着大批的水鸟,鸟的鸣叫声响彻一片。“嘎嘎叽”鸟叫的最欢,特别是到了晚上,在村子里也能听到来自南港芦苇荡里那如潮水般的喧哗。“嘎嘎叽”的窝建在芦苇丛中,它们成双成对,在几棵芦苇间用干草做成圆型深深的巢,风儿吹过左摇右摆,像是一个摇篮。记得小时候放麦假的时候,我们几个顽皮孩子钻进芦苇荡里抓雀蛋,在芦苇丛中穿行就像进入迷宫,可能找不到出去的路,有时还怕遇到蛇,又惊又怕。秋天到了,北风携着凉意吹来,芦苇荡一片金黄,在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白色的芦花儿在空中飘荡,小鸟儿出巢了,鸟儿们忙着搬家了,茫茫芦苇塘泛着成熟金浪,芦苇就要收割了。




    “白沙口湾”的北岸有一条东西二公里的泥土大坝,坝顶修成土路东与“上海道”相连,西至“姑子嘴”。大坝的北面就是有名的白沙滩“大水库”。


    白沙滩大队村子大耕地多,农田灌溉主要依靠东沙河与南小河,早前用人力及风车浇水,以后用上了柴油机,没有配套的水利设施。1966年,孙玉湖干白沙滩大队支部书记,在公社水利部门的支持下,筹划修建白沙滩水库。1966年农历正月初三,年还没有过完,孙玉湖带领白沙滩社员利用肩挑车推在“白沙口湾”北部东西修筑一条拦海大坝,大坝以北就建成东西三里半,南北一里的白沙滩水库。


    白沙滩水库本来是港湾的一部分,水库里的水盐分很高,不适合浇灌农田,白沙滩人利用“高丽台河”的水蓄水排盐,逐渐去除水库里的盐分,让大水库的水可以灌溉庄稼了。白沙滩水库的修建和“南白沙”栽植3800亩沿海防护林一样,都是在做惠及子孙的事业,这是白沙滩前辈们智慧与勤劳的体现,自从白沙滩水库建成,白沙滩大队西泊的千亩良田从此成为不用靠天吃饭的水浇田。水库修建是白沙滩一大幸事,不久孙玉湖就被红卫兵赶下台了。




    白沙滩水库北岸有一处陡峭的高地,我们称之“猪子崖”,因为那里曾经是一个养猪场,以后,大队的“技术队”设在这里,“技术队”就是大队新引进的庄稼优良新品种实验推广的地方,孙乃福干技术员,我的记忆中那里是个神秘的地方。


    水库建成后,白沙滩大队在“猪子崖”往北修了一条大水渠,我们叫“大岗渠”,岗渠长约500米,岗渠道以南用石头砌成,足有3、4米高,高大雄伟就像一座城墙。岗渠道以北大坝逐渐低矮,用泥土垒成,坝坡栽植面槐固土,水渠内壁、底部用水泥板铺成,岗渠道顶面用渡槽连接南北。整个大岗渠雄伟壮观,远远望去像一条长龙横卧在村子西部,是白沙滩标志性建筑。以后,白沙滩大队又在水库西岸“四方台子”处修了灌溉扬水泵站,输水管道通往每一块田间地头。这样,西泊的土地都能浇上大水库里的水,保障庄稼的丰收,因为有了水库的水,白沙滩大队在中学西种植了大片的水稻,白沙滩社员也能吃上大米了。


    白沙滩水库大约600多亩,水域面积约500亩。大队在水库里养殖了多种鱼类,如:鲢鱼、鲤鱼、草鱼等淡水鱼及寨鱼、梭鱼等两合水鱼。白沙滩水库水域宽阔水质肥沃,很适宜鱼类生长,水库里的鱼长的膘肥体壮,草鱼都能长到十几多斤,只是那时人们还没有吃淡水鱼的习惯,所以并没有销路,水库里鱼满为患了。


    大水库与一坝之隔的南港(白沙口湾)的生态是不一样的,水库里也栖息着很多的水鸟,如水鸡、野鸭、鹤,水咕咕等,尤以野鸭最多。野鸭,我们称为“水鸭巴”,它们成群结队在芦苇环绕水面宽阔的深水水域嬉戏,水面上热闹非凡,传来一阵阵欢快的“哑哑”声。水库里青蛙、蟾蜍、蛇非常多,还有野生的河蟹,大水库就是鱼儿、鸟儿、水生动物的天堂。




    白沙滩水库也有大片的芦苇荡,水库里的芦苇比起南港里的芦苇又高又粗,芦苇丛里夹杂着大量的香蒲。香蒲的穗个个像小棒槌,那可是我们小时候嬉戏打闹的得力武器,小孩子人手一只互相追逐抽打,随着打闹的进行蒲棒破碎,雪白的蒲絮(我们称香蒲绒)漫天飞舞,像下雪一样。我们的衣服上也沾满了蒲絮,蒲絮沾衣服上是拍打不掉的,回家挨呲是免不了的。


    每年秋收之后,白沙滩大队就要到南港和水库打草(割芦苇)了。水库的芦苇高大粗壮,但香蒲等杂草多,芦苇塘水较深。南港的芦苇较矮,比较结实杂草少。最好的芦苇在南港最东面常家庄村西,我们叫“小滩”的地方,芦苇高矮适中,细而结实,是盖房编芭的优质芦苇。


    打草是以生产队为单位收割的,白沙滩大队共15个生产组(以前16个队),大队把芦苇塘按糙好搭配分份,抽签分到各个生产队,组长带领社员一起收割。


    打草是很辛苦的,白沙滩大队有一千多亩的芦苇塘,全部劳力要割四、五天才能收割完毕。割芦苇的工具只是镰刀,搬运芦苇的工具也只是小推车。芦苇塘里几乎都有水,只是有的地方深一点有的地方浅一点而已。旧时,白沙滩人每家每户都有用猪皮做成的鞋,我们叫“绑”,“绑”是白沙滩人专门用来打草穿在脚上的,用来防御锋利的芦茬把脚刺伤,以后有了高腰胶雨靴,“绑”就用的少了,只有在深水的地方才用得着。


    割芦苇和割小麦差不多,每到一片芦苇塘,组长按人数分段,大家一字排开向芦苇塘里挺进了,大部分人在前面割,几个年长的在后面将割了的芦苇捆绑成芦苇个子。芦苇是长在滩涂浅水的地方,太深的水是不长芦苇的,浅水区的面积很大,所以割芦苇向里面割的很远,越向里水越深。


    经过一天的劳动,芦苇割完了,大家齐心将捆好的芦苇个子扛到岸上,组长和年长有经验的指挥大家将糙的好的芦苇搭配起来,按人数分成一堆堆,抽签分配。每人把分得的个子一捆一捆绑扎在小推车上,每辆小车上芦苇都捆绑的又高又长,像一只只杨帆的小船。这时,从芦苇塘到村里的路上,一溜溜的打草归来的小推车,车上芦穗儿随着脚步的节奏一抖一抖地上下跳动。




    经过几天的辛劳,芦苇收割完毕,这时的白沙滩成了芦苇的世界。房前屋后,园里院外到处堆放着一丛丛的芦苇个子,从此以后,整个冬天和春天,芦花便在村子里随意飘荡着,刮风的天气尤甚。


    冬闲季节,白沙滩人便开始析草了,所谓析草就是把一捆捆的芦苇用三齿挠梳理干净,按高矮分级捆扎,一般分为打帘子的草、笆草、苫房草,还有海草和香蒲杆可用,海草可以搓成绳子结葛篮,香蒲杆可以串成盖子用来放包好的饺子。余下的只有做烧草了。


    芦苇有很高的经济价值,白沙滩的芦苇在乳山也是远近闻名的。谁家要盖房子,芦苇是必不可少的。笆草的芦苇要比较高细而结实的,是用来编铺在房梁和腰杆顶面的笆,上面抹上笆泥然后挂瓦或苫房草。箔也叫帘子,房屋内吊天棚必须的材料,粗高的芦苇用麻绳结扎而成——我们叫做打箔或打帘子。


    以前的白沙滩人家的院子里都有一处打箔的地方,一般是在靠近院墙的角落地方。打箔的工具是两个木头支架上架着一根二米多长(箔一般不超过二米)的直杆,直杆上划有刻度,麻线缠在木坠上,每两个线坠线头结在一起,挂在横杆上,每15公分挂一对,挂的数量依箔的长短而定。一切准备妥当便可以打箔了,芦苇根部为首两头对齐,每次放两根芦苇,隔一道打一道,长度打够以后,用剪刀把两边铰齐。我小时候经常帮母亲打箔,我打的箔平整结实,尺码标准。人民公社时期,箔都是白沙滩供销社收购,主要提供给机关企事业等公共单位建设使用,那时的百姓还没有这样的能力需求。改革开放以后,老百姓富裕了,箔的需求非常大,白沙滩村的箔有很高的经济收益。


    旧时的胶东地区的房子,除了有钱人家用小青瓦盖房,一般都是用草苫房子,原材料大多是麦秸。白沙滩村是用芦苇苫房子的,苫房子的芦苇最好用南港碱地里矮而结实的,耐久抗烂,冬暖夏凉。厚厚的芦苇自下而上一层层铺在房顶,房坡被苫板拍的平平整整,两边山头和房沿被苫板拍的整整齐齐,屋脊拧上漂亮的脊花,非常的美,芦草房是白沙滩的地方特色。后来,芦草房逐渐被红瓦房替代,延续几百年的传统消失了。现在,新农村改造建设正在进行,不久,红瓦房也将被钢筋水泥所代替。




    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实行土地联产承包,打破大锅饭包干到户,南港和水库也打破了平静。此时,乳山县兴起港养虾的热潮,白沙滩的南港(白沙口湾)是开挖修建虾池的优良港湾,一九八五年,白沙滩村首先在港湾的北边贴着水库的地方挖了250亩虾池,孙从久中标,由此成了远近闻名的养虾暴发户。受此影响,白沙滩人争相承包滩涂投资建虾池,白沙口湾内的滩涂湿地逐渐全部挖成了虾池,总计一千八百多亩,给白沙滩村带来丰厚的经济收入,白沙滩村摇身成为对虾养殖大村。从此,白沙滩的夜晚再也听不到“嘎嘎叽”那闹人的鸣叫声,白沙滩人秋后再也不用趟着冷水到芦苇塘打草了,村子里再也没有了那飘来飘去烦人的芦花蒲絮了。



    自一九八二年单干以来,白沙滩水库变化也是巨大的。水库中心道以东分别在一九八二年挖了鱼池,在一九九四年改成了河蟹池,都以失败而告终。水库中心道西的主体水域分别在一九八三年承包给马同礼、孙胜泽,一九八七年承包给孙吉波。一九九九年,原乳山公安局局长刘同晓租用了整个水库,租期三十年,刘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水库的性质,整个水库全部放入海水,搞起了海水养殖,白沙滩前辈人智慧与勤劳的结晶成了外姓人赚钱的工具。


    随着乳山滨海新区的成立,银滩的城市化建设逐渐深入,散布在白沙口湾内的大大小小的养虾池陆续被政府征用,片片小区正在兴建,条条马路向远处伸延,人们贪婪的金钱游戏只是一场虚幻,随着消失的只有南港那一片片的芦苇荡及赖以栖息的鸟儿们。白沙滩水库也被白沙滩村讨收回来,只是,南小河已无处寻觅,大岗渠不见了踪迹,大水库再波光不现,猪子崖只剩下记忆。


    新中国成立后的白沙滩村干了两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的大事。一件是一九五三年南白沙植树造林,一件是一九六六年拦海修白沙滩水库。南白沙松树林的植造完成,海边东到常家庄西至白沙口的大面积沙滩名正言顺地归于白沙滩管辖,给白沙滩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抵御风沙侵袭,保护农田庄稼,现在银滩开发仍深受其惠。白沙滩水库的建成,让六百亩的海滩变成白沙滩的私产,改变了生态环境,使南泊、西泊港边的盐碱地改造成了良田。水库的建成令白沙滩大片的土地成为水浇田,保障庄稼丰收。抚今追昔,我对我们的列祖列宗及前辈们深表敬意。



    银滩开发已有二十多年了,银滩建设的越来越漂亮,配套设施越来越完善,城市味越来越浓了。这里风景秀丽,空气清新,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是旅游度假的好去处。每到夏天,天南海北的外地人汇聚而来,整个银滩热闹起来,一片繁华。


    白沙滩湾现在叫“潮汐湖”,滨海新区正在搞潮汐湖环湖路景观工程建设和银滩海岸带修复工程,整治沿湖环境,恢复潮汐湖原有生态风貌,这是个好消息。


    驾车缓缓行驶在环湖路上,海湾里的海风吹进车窗,带着淡淡的咸味,海鸥在水面上盘旋,发出“欧欧”的叫声。车子驶过跨河的桥梁,转了一个弯进入港湾的南岸。一溜的芦苇出现了,我赶忙靠边停下车子,下车走向港边。但见顺着港边东西一片芦苇,里面零星传来“嘎嘎叽”鸟的叫声,好像诉说着它们昔日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