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由

流浪汉北北 2020-01-09 12:49:13


1

     高中时候,我最大的自由就是任性地逃了近一年的晚自习。用晚自习的时间躲在宿舍睡觉或者拉上当时最好的朋友一路从学校走到市中心,沿着两条街逛啊逛,一圈一圈的循环,不买任何东西不踏进任何一家商店,觉得自己拥有了最大的自由,可以不上晚自习可以不看书,可以一直走而不觉得乏味。回想起来似乎有些许荒唐与疑惑,年少的青春岁月似乎现在想来就是这么无忧无虑。现在终于明白了年少时,大人们为什么总是觉得小朋友没有什么值得烦恼的事。因为和现在的烦恼的比起来,青春期的烦恼都不值一谈。这是我高中感觉到自己是自由的瞬间之一。

      另一个自由的瞬间无疑就是带着虔诚的心踏进阴暗破旧少有人问津的图书馆借书的片刻。老旧的白织灯夹杂着几缕透过木窗户的阳光就是全部的光源,空气中全是陈旧铁锈木书架和散发着时间沉淀的书本墨香。只能看到最外围一圈铁架上的书籍,三三两两错落摆放。而我能做的,只有从铁架外根据书名来决定我要借哪本。怀着好奇的心走到铁架的尽头告诉图书室老师我要借什么书。破旧不堪和少之又少的书籍是我高中唯一觉得置身于高考体制之外的记忆。印象最深的是看了一本解放军手札,记述的是当初解放军进驻墨脱的情景。墨脱应该是我关于自由最早的意识,更是我执着于出省读大学的动力之一吧。



2

      大一下学期就像中蛊一般突然有了某种超脱的追求,想要退学去墨脱,死在墨脱也是一件当下觉得最无畏的事。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命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但我是个精神上努力追求自我,可是对于家庭关系始终畏手畏脚的胆小鬼。因为没有能力承担该有的责任和义务,只敢追求所谓精神上的自由。

      大四实习去上海着实巧合。不知道之前收到穷游的面试邮件时,自己再勇敢一点坚持一点,是不是就会去北京了。不是比较上海和北京,只是,那是我特别喜欢的一家公司一份工作而已。去上海算是特别清醒且有能力追求的第一次自由吧, 说服家人其实是比说服自己更困难的事。

     在上海工作时候最大的自由就是经济和精神独立,虽然城市魔幻,却是我活的最惬意的时间,特别是正式工作以后。就像游进大海的鱼,不知深沉无谓前路一晌贪欢。接触了更大的世界,自然野心也会增长。所以来澳洲就是我那时觉得最大的自由,我称之为绝对自由。


3

      精神、环境、经济、人际等等全部获得最大自由,或者可以说,最大的自由就是空白。所以这条鱼在大海里被其他动物追逐也好,被海浪推推搡搡往前或者被卷回原地也好,都觉得值得且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大海中有蓝洞,最吸引人也是最危险的存在,它就叫自由。

      有点倦,漂泊不定的生活没让我觉得更自由,反而越来越不自由。行动上被约束,精神上被禁锢。不死鸟只会在临死前才停下飞行。

     抱歉有点颓丧。


4

       好在,今天终于看完了电影《无问东西》,多少在吴岭澜身上看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迷茫,但是有从心底里觉得正确的东西。世界很大,一生很长,总是需要带着一些自己认为正确的执念才能生活下去。物质很重要,灵魂得到满足更重要,生命浪费于房贷泡沫真的不值得。做认为正确的事,体验时间带来的真实就好。

      共勉。


“世界于你而言,毫无意义和目的,却又充满随心所欲的幻想,但又有谁知,也许就在这闷热令人疲倦的正午,那个陌生人,提着满篮奇妙的货物,路过你的门前,他响亮地叫卖着,你就会从朦胧的梦中惊醒,走出房门,迎接命运的安排。”


“有段时间,我远离人群独自思索,我的人生应该怎样度过?某日,我偶然去图书馆听到泰戈尔的演讲,而陪同在泰戈尔身边的人,是当时最卓越的一群人物。这些人站在那里,自信而笃定,那种从容让我十分羡慕,而泰戈尔正在讲‘对自己的真实’有多么重要,那一刻我从思索生命意义的羞耻感中释放出来。原来这些卓越的人物,也认为花时间思考这些,讨论这些是重要的。今天我把泰戈尔的诗介绍给你们,希望你们在今后的岁月里,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对自己的真实。”


——《无问西东》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