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外:被遣返?被索贿!外交斡旋进入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

吾爱全球签证中心 2019-06-30 00:41:47

圣佩德罗苏拉:全球“谋杀之都” 每天3人被杀!


当我坐在去La Ceiba的大巴上,酝酿本片公众号文章时,车窗外已经黑了天,明亮的雨水斜着划过玻璃,脑子里混乱地整理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信息,太多没想到,不过我猜嘴角已经有了轻松的微笑。这是长途旅行者必修的功课,随时处理意料之外的问题,而解决方案也许更在想像之外。。。


事情的起因,是在危地马拉学西班牙语期间,我突发奇想要去洪都拉斯潜水,但是已经买了从危地马拉飞秘鲁的机票,所以需要再回危地马拉。可是我危地马拉的签证是单次的,所以之前一直担心过去回不来的问题,隐约已经感觉到此次旅行不会那么顺利,不过貌似这更增加了洪都拉斯潜水的吸引力,估计有点no zuo no die的意思,不过没想到的是,更大的麻烦提早出现了:


还是顺时间说吧,昨天凌晨4点,我离开旅馆,一个人走在安提瓜的大街上,这个小城我住了将近一个月了,非常熟悉,虽然总听说抢劫案发生,不过劫案都发生在朋友的朋友那里,还是很有安全感的。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凌晨出门,大街上只有游荡的醉汉,还有24小时的药店明亮着,由持AK47的警卫把守。我快速通过街道时,还有人朝我小便。一个英语流利的家伙,试图提供帮助,拦了一辆不知去哪里的车让我上,还瞎指路,就是想要几块钱小费。还好我没有管他,上了我应该坐的小巴。


凌晨6点,小巴到达了危地马拉城,一个许多人眼中危险的地方,我来过3次了,不过第一次来到最乱的第一区zona 1。之后转上了一个大巴,坐满了当地人,这辆车直达洪都拉斯的San Pedro Sula,那里是我去潜水的必经之路,还有危地马拉的领事馆,我计划在那里办理返回危地马拉的签证。

我在安提瓜小巷里和我的蜥蜴玩偶


车开得平稳迅速,GPRS显示我一路向北,看来这车不是走copan关口(copan有著名的玛雅遗址,这个关口也因为经常对游客索贿而出名),我还有点小高兴,因为北面的corinto关口,在网上的口碑好一些危地马拉出境时没有收离境税,我问关口,回来的时候能不能过境签,关口明确表示说了不行,要去san pedro sula再办签证,跟我之前想的差不多。


不过想不到的马上就来了,洪都拉斯入境处,一个英语非常好的官员,仔细看了我的护照后,跟我说不能入境。我说我有美签阿,他说美签只能让我的级别从C提高到B,会更容易获得签证,但是我还是必须回危地马拉城去办签证。我有点发蒙,之前的信息一直都是洪都拉斯有美签免签的,很多朋友近期也实践过的,印象中只读到一篇游记里有人被拒,没想到发生在我身上。


我还不太相信,又问了一遍,说有朋友同样情况刚入境啦,而且我看过官方网页是可以免签嗒,可不可以打电话问问高层官员,我这种情况能不能进啦?那个哥们英语实在太好,(就叫他流利哥吧)非常清楚的让我明白,不行,就是不行。我开始说好话,por favor…please…),我是去潜水的已经定了酒店,我真的很需要进去,怎么样能让我进去,不能免签,那我在这里付钱办理签证可以吗?他态度也很好,说“我也很想帮你阿,不过真的没办法,我们这里不能办理签证,你只能回去,你有美签在危地马拉城很好办的。”“可我不知道怎么回去阿?”“旁边等会儿,我先把别人手续办完,送你上回去的小巴”

安提瓜的花墙


我一时想不出其他办法,只能去旁边等,护照还在流利哥那,感觉这下不妙了。同车的当地留学生,帮我问大巴司机,这种情况有没有遇到,能怎么办?司机和留学生都觉得,他们可能是想要钱,建议我贿赂试试。我早就听说索贿的事,也不是没被要过,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不过在这种时候,往往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司机说要车马上开走了,只能再等我一会儿。


这时,流利哥出来,让我把行李都拿出来,我再次“恳求”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没答应,我想也许真的有政策调整,不是想索贿。我只能在全车人的同情的注目礼下,拿着行李下了车。想起刚才还和后座的游客聊天,他们是来自加州的ABC,看起来和我一样,我们用英文交流起来感觉也没什么差别,不过这时才看出差别。


下了车,已经准备去危地马拉,突然想起了一个致命的问题:我的危地马拉签证是单次的,刚才出境时已经用掉了,我很可能不能入境!我把这个信息告诉给流利哥,他也说这种情况的确不会让我入境。“那我怎么办呢?这边不让我进,那边也不让我进。”这时突然又下起了大雨,流利哥很好心的,让我在关口等着,他再问问有没有办法。

这时的我才仔细看看这个关口,很大的平台和屋檐,我坐在大包上,无奈地看着已经外面的雨,心情就像天空一样乌云密布。我没有网络,只能用全球通手机打给我最信任的并可能帮我决解问题的朋友,看看还有什么途径。然后就只能等待。脑子里想着最坏能怎么样?就是两边都不让进呗,危地马拉那边只是个小平房,这边宽敞有遮挡,我就用我都睡袋防潮垫在这睡了,海关肯定24小时有人值班,还算安全,再不行我就闯关,然后也许可以把我遣送回一个地方。

安提瓜夜市美食


想着想着,流利哥又出来了,很为难地说,“我请示了我老板,他说可以让你进去,但要200刀”。我那时的第一感觉居然是高兴,觉得有希望了,以前攻略上看到很多经验,说开价砍价,之后总能成交。“我很抱歉关于钱的事,我不想收钱,不过我真的想帮你,我这样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可能会丢了工作,所以我老板需要相当的价格才能等价这个风险”,流利哥再次证明了他的英语水平。(ps我遇到的很多国家的领事都不咋会说英语的,流利哥英语这么好,还只是个小关口的公务员,真是屈才了)


我试图砍到50刀,失败。因为其实当地的薪酬水平,50美金不是个小数目了,网上看的帖子,最终都是20-50美金成交。“我也不想要,是我老板要的,这是个选择option,你还是可以回去”。


我拿出钱包,给他看,我只有120美金,还要留20刀今天坐车住店,剩下100都给你行不?流利哥立即又面露难色,说再回去问问老板。这时我长了个心眼,问了下,交钱就能办签证了吗?他说不行,只能让我过去,回来时再从他们这回,他们8天内还在,之后就要轮岗了。我突然觉得不行!别说200美金是狮子大开口,我还没有签证,属于非法入境,被查到可能会被拘留,至少出境的时候肯定有问题,就算8天内赶回来从他们这里出,也难保不再收我200美金呐。


流利哥去请示老板的时候,朋友告诉我他联系了台湾驻洪大使馆,对方愿意帮忙,给我电话让我直接打。赶忙给那个号码打过去,接电话的哥哥一口台湾腔中文一下子让我感觉好亲切,简单问了一下他们拒绝我的原因,他就说“有美签应该是可以免签的,你等一下,我们帮你联络他们”,还要了我的手机号。挂了电话,我还不太相信能解决,首先台湾那边没有义务管我的事,就算热心帮忙,洪都拉斯也不一定买账,不过台哥很确定的说美签是免签,让我有了不少信心,突然感觉之前一直试图“帮助”我的流利哥,可能是隐藏很好的讨价高手。

可爱的狗狗和我


流利哥这回出来的价格还是200没有变,我就说那我回危地马拉试试,流利哥也同意,把护照还给了我。这回我又疑惑了,他们到底是不是为了索贿?不过我要等台湾那边的消息,这会还下着大雨,所以坐在我的大包上继续等。脑子又开始乱想,为啥会让自己处于这么被动的情境呢?不过这个念头只闪了一下,天生乐天的我就开始想,这个经历也蛮有趣的,又可以写一篇公众号了。(插入一下:如果之前办理了中美四国的CA4签证,可能就不会这样,不过也是看过攻略说CA4已经名存实亡,我才没有办理,不过近期朋友的经历,CA4还是可以的。退一步,如果办理了危地马拉的多次,至少可以返回危地马拉,不会处于两难境地,我当时就是图便宜。再或者,我在危地马拉一个月,有机会办理洪都拉斯,或者再次办理危地马拉多次,但我因为上课和旅行的安排,没有做这个事情。所以说,是有可能避免的,有可能做的更周全。不过意外也总是会发生的,就好像美签能免签洪都拉斯,是我一直以来肯定的,还是出了问题)


等了一会儿,流利哥出来看我,“你哭了吗?你看起来很伤心。”又问我你问什么来?在国内做什么的?潜水你真去过大蓝洞?真的很亲切,很帮忙。这回他带来的方案是,我不是钱不够吗,他开车带我去危地马拉的ATM机取钱。我说我没签证进不了危地马拉阿?他说他可以跟危地马拉的关口解释。我突然感觉到了他们对这笔钱的饥渴,于是顺势还价说“我担心回来的时候有麻烦,要不让你老板给我写个条子(这个他们肯定不同意的),要不我先交100,回来的时候再交100,这样对我们双方都公平合理”。


流利哥又回去请示老板了。这时候我又拨打了台湾使馆的电话,台哥说已经帮我联络了洪都拉斯高层了,对方也已经答应给签证,他们说要钱的理由是我的美签快过期了(我的美签其实还有6个月零7天,不过我已经不能够再纠结这个小问题),所以不能免签,再交30美金就可以办理签证入境了,让我再等一下,等消息传达下去。


这无疑是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刚才已经不敢想的潜水之旅又有戏了,这时雨也停了,天空露出了一点阳光。流利哥这次出来同意了100100回的方案,不过我没有答应。

很有feel的角落,在安提瓜


又过了一会,流利哥出来问我,你在洪都拉斯认识什么人么?为什么我们高层打电话来说我们要钱的事?我只说我不认识,我不知道。结果流利哥开始展示了高超的英语骂人水平,我一脸呆萌和委屈,不过这些话在我听来却是那么动听,因为那意味着台湾哥哥说的没错,我就是应该免签的,而且马上就会让我去办签证了。


流利哥把我甩那凉了一会,便要我去办签证,30美金签证费+3元的税,用个高汇率换算成当地币,我损失1.5%的汇率差,不过这个我已经不在乎。回来就让我进屋填表,等待,过程中又免不了继续发泄他的怒火,说他一直是在帮我,他们会因此丢掉工作。他之前提到的老板,我一直没有看出来是哪个,不排除自说自话的可能,反正其他人都还平和,就他表现得最恨我。


我没有质问他们,为什么之前不给我签证,现在又给了?也没有问他们为什么我美签6个月以上还需要办签证?在流利哥发泄不满的时候,我也只是说啥都不知道,拿到签证还赶紧说谢谢。如果你经历过这些,我觉得你也会这样做。


就这样,我离开了关口,不过已经没有大巴。我步行1公里后,上了一辆野鸡车,就我一个外国人,显得过于突兀,好没有安全感,找到一个看起来老实的当地人结伴同行,(幸亏会点西班牙语,就跟人搭讪呗)。2小时后转上了一辆塞满人的小巴,开往san pedro sula(你百度“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会发现它排第一,号称“谋杀之都”,维基百科:San Pedro Sula is one of the most violent places on earth. In 2013,the city had 187 homicides per 100,000 residents.)不过很开心的用西班牙语和司机的朋友聊了一路,找回了安全感,等到巴士站已经天黑了。。。(未完待续)

安提瓜的手工艺品


备注:如果对北美、拉美和南美签证感兴趣的话,可以关注LENA微信公众号:visa88588



吾爱只关注签证!微信号:visa5i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