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丨白沙滩的渔村

杨旭华语文自留地 2019-07-07 01:34:17

旧文丨

白沙滩的渔村


输12

请输入标题     bcdef

这是个村,村前是海。


海滩的沙子白且细,滑腻得如同女人的肌肤。


渔村里的渔人都是黑红脸膛,这里的海风很腥很潮不养人的皮肤。他们的嗓子奇好,嗓音粗而悠扬,很远很远地喊一声"我回来了”,他的老婆和孩子便雀一样地奔出来,一个叫着“爹",一个只是说着"你回来了!”可这一声里的欢喜是遮掩不住的。



村里的姑娘虽然皮肤黑,却生得眉清目秀牙齿雪白,邻村的小伙子都把目光盯在这儿,就像叮花的蜂儿。当地的老人说:“她们那水土好哇,养人的性子。”村里的媳妇多是外村的,也都贤惠能干。


夏日里绿荫中,媳妇姑娘三五个坐在席子上织网,只看见梭子在网眼里升升落落,不一刻,直起腰,一趟网就被她们的巧手从枕子上“唰”地一声拉下来。阳光从树缝间筛下来,射在网上亮闪闪的。她们的嘴也不闲着,潮潮的空气里充满了脆脆的笑。


冬日里渔人少出门,坐在自家热炕上。男人们一面吃酒一面看自己的女人,“嘿嘿嘿”的一声:“你真好看!"很响地咂一口酒,女人于是红了脸,狠狠地白他一眼,他便喝得更畅快,她也织网织得更轻松。


常有这样的日子,男人们出海了,只剩下女人老人和孩子,女人们就把网拿到海边来补,等自家的男人回来。常常是白帆才露出一点,叫声便响成一片。这时候的海滩最热闹。然后男人和女人孩子一路嚷着,带着新鲜的海物回去,狗便在一边蹿前蹿后地跑。


夏天里,不知什么时候,一阵风,一片云,就会来阵雨。雨前,潮水一跃一跃地扑过来,"轰"地一声砸在海滩上,"哗",退下去,才退,又是“轰”一声再砸下来。女人的心便咯咯咚怦怦怦,担心出海的他呀!坐不住了,便立在沙滩上,伸长了脖子,手搭凉棚,盼自家的男人回来。终于回来了,男人仍是很远很远地就喊:“我回——来——了——""死鬼,你真回来了!”女人带哭腔地喊着叫着向海里跑,不脱衣服,只踢掉鞋子,在汹涌的浪里游到男人的船上去,用有力的手温柔地捶打自己的男人。一个浪“轰”地一声击在船舷上,溅起一片雪白的浪花,像四散的银珠落下来,雨雾中,两个人早抱成了一团。



回不来了,女人便坐在沙滩上哭啊哭,雨水冲着她的泪水和鼻涕,风声和涛声为她哀号。邻里们问:“把孩子爹埋在哪?"她手一指,"就在防海林里吧,他爱海。"坟用白沙堆得很高很高。村里的孤儿寡母由大家养,别人有的他们必须有,直到孩子又像爹一样驾船出海,娘也一如从前在沙滩上等待,等儿子,也在幻想着丈夫的归来。



几年前,一个寡妇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四年后他回来了,他把渔村的船装备得很现代,组成了一个船队。


但渔村的民风依旧,沙滩依旧……

相遇则是缘分,既然来了,那就,读读文章,品品茶香。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