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潜水真的危险吗?– 自由潜水事故统计及其研究

人鱼aquaticity 2019-05-12 09:30:30


点击 "人鱼aquaticity" 一键关注

 
 
 

在公众的眼中,自由潜水是一项很危险的运动,除了认为长时间闭气是没有办法维持生命之外,于媒体耸人听闻也是“功不可没”。2013年ABC News声称世界上有约五千个自由潜水员,每年大概有100名死亡。2013年outsideonline.com的一篇文章里,自由潜被排在世界极限夏季运动的第二名,仅排在低空跳伞(翼装飞行)之后。 
然而这些报道并没有依据,例如5000名自由潜水员这个数字。2011-2016年间,仅AIDA(自由潜水发展国际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Development of Apnea)便有超过28,000新注册的成员,而AIDA仅是众多自由潜水/渔猎组织的一员(另有SSI, PFI, FII等等).


误导信息不仅让人们不敢参加这项运动,而且让潜水员的家人和朋友更加担心。很多著名自由潜运动员都站出来为自由潜正名,从多面解释自由潜水是很安全的运动,却由于没有足够证据支持,他们的声音怎么能比得上负面新闻和标题党的影响呢,例如纽约客关于Natalia Molchanova失踪的报道,配上夸张的标题“世界最强自由潜水员失踪”。
事故率的研究因此显得尤为重要。笔者与AIDA,DAN (潛水員警示網,专注提供潜水保险和数据研究)等机构进行深入探讨,取得他们收集到的自由潜水事故数据。然而这些数据样本过小,信息完整度也有问题,因而在统计学上并不足以用于得出一些结论,但是我们仍可在数据中发现一些启示。当然,自由潜的确需要更多的数据及分析让公众更加客观的了解这项运动。
本文提出自由潜水事故数据分析的方法,并用现有数据分析事故原因和事故率,最后呼吁各界合作收集数据以便统计能够真正引导自由潜向一个更加安全的方向发展。

 
 

 

1.     自由潜水事故原因

自由潜水事故 (尤其是死亡个案) 通常会报告给当地警局甚至媒体,但很少有对全球范围事故的综合统计。Neal Pollock博士,DAN的研究主管,设立了一个自由潜水/闭气事故统计的全球数据库,但此数据库晓为人知,并且只有英文版,因此其主要用户在美国。
Pollock博士在《DAN年度潜水报告2010-2015》中指出: 在2010-2013年的300个闭气潜水/浮潜事故中,主要活动是浮潜 (56%),渔猎(28%),最后才是自由潜水(16%)。主要事故原因包括缺氧昏迷 (Black Out BO),动物袭击,医疗健康,环境因素,船只碰撞,物体纠缠,和体格差(根据以下表格顺序)。

2010-2013报告的闭气潜水/浮潜事故数目及原因

事故原因

案例

比例

缺氧导致的BO

40

25

动物袭击

38

23

身体健康状况

29

18

环境

24

15

船只碰撞

21

13

缠绕

5

3

身体健康状况

5

3

总计

162

100

资料来源:Pollock博士,闭气潜水事故,DAN年度报告,2012-2015

为了研究和自由潜水直接相关事故,笔者认为应该对以上数据作一些排查。在本文的研究范围内,浮潜不算自由潜,因为不需要屏气和深度下潜。而对动物伤害和船只碰撞也不能直接算在自由潜头上,这些事故原因亦在游泳和冲浪事故中普遍出现(甚至更多)。笔者认为自由潜直接相关的伤亡事故为缺氧昏迷 (BO)之后造成大脑或者身体其它机能的损伤以及严重肺部挤压伤。而造成这些上述的主要原因则包括超越自己的极限,环境状况,以及潜水过程中的一些错误做法 (配重过重,过度填积,超呼吸等)。而渔猎,就其活动的本质于来说,则主要包括动物伤害 (被捕到的鱼拉入深水,鲨鱼袭击),船只碰撞和物体纠缠。未知洋流和较差海水状况是较普遍的事故原因。 

自由潜水和渔猎的主要事故原因

运动

自由潜水

渔猎

主要事故原因

缺氧昏迷

环境状况

肺挤压伤

医疗健康和身体不适

缺氧昏迷

环境状况

动物伤害

船只碰撞

物体纠缠

医疗健康和身体不适

 

2.     事故率分析

由于目的和技术要求不同,我们将渔猎和自由潜水分开研究。自由潜的目标通常为增加闭气时间及深度,而渔猎则将水下捕猎与闭气结合。 (Pollock, DAN Annual Diving Report 2010-2015)。而在自由潜水里面,我们应当将竞技自由潜和休闲自由由潜(正规系统学习以及自学)分开讨论。


2.1.竞赛自由潜水

竞赛自由潜水的纪律性很高。竞赛环境通常状况良好,并且有多重保障措施包括安全员和监管医生。浅水昏迷并不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但是另一方面,竞技潜水员通常会挑战自己的闭气时间或深度极限,所以很容易发生缺氧昏迷。另外,近年来的技术提升使得竞赛深度和时间急速增加,而医学研究却并未跟得上这个速度,导致竞技潜水员在比赛时身体在压力作用下的变化和后果并未被医学所透彻了解。因此,现今的竞技自由潜水面临的肺挤压伤和减压病的风险比起以往更大。
Carla Hanson(2016年AIDA全球主席)在回复我的邮件中讲到:截至2016年八月,在超过五万次AIDA竞赛潜水中(以一人一次触水计算),只有一个死亡案例。很多人可能知道,这个唯一的死亡案例是指Nick Mevoli。这个年轻的运动员在2013年11月迪恩蓝洞的赛事中冲刺72米时候死于肺挤压伤, 他在赛前医疗检查的时候隐瞒了自己之前的疾患 (引自Adam Skolnick, 2016) 。另外一例出名的潜水事故是Audrey Mestre在挑战171米无限制下潜(no limit)世界纪录时候死亡。升水时候提升气球发生故障导致她在水下停留多过八分半。Audrey的悲剧主要是由于器械故障,因此不在此文重点讨论。
Christophe Leray (Freedive-Earth创始人之一) 和 Julie Richardson (DiveWise总理及创始人)指出, Nick Mevoli死后,AIDA开始资助肺挤压伤及修复的研究,更改竞赛条例,以更好的保护竞赛潜水员。主要包括运动员在途中遇到问题折返开始升水之后禁止他们继续下潜,以及严格排查疾病史和健康状态,并根据伤病情况可能会劝运动员退赛。
话虽如此,多数运动到一个职业或者世界纪录级别的竞赛水平时,都会有很多风险,比如美式橄榄球有脑震荡的高风险。专业运动员在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了解自己所面对的风险并愿意承担这个风险,为了背后的荣誉和成就。
随着深度的增加,减压病也更常见。2008年DAN的一起事故报告中,25岁的自由潜水员达到100米深度并在升水之后说左腿有“奇怪的感觉”。随即,根据比赛的安全措施,他被送去水下四米的地方吸了五分钟高氧气体以缓解减压病症状,但他的症状仍然持续,随即便并被送入医院治疗。笔者认为,由于深度的增加,现今的专业比赛更应加强防范减压病的措施。如果患者在五分钟内被送入减压仓,那么减压病对其造成严重损伤的可能性便大大降低。未来,专业自由潜比赛是否该考虑在场地附近设置减压仓呢?

 

2.2.休闲自由潜水

休闲自由潜水与比赛相比,无论在参加者体能上还是技术上都是完全不同级别。经过正规系统学习的自由潜水员虽然会遵循安全规定,但是其潜水活动时的安全员及医疗准备都不能和比赛选手相比。而另一方面,休闲潜水员通常不会超越自己的极限,从而减少昏迷和肺挤压伤的风险,他们更着重于享受,但风险仍然存在,尤其是外部环境(暗流、旋涡)的风险。
曾经多项世界纪录保持者Natalia Molchanova于2015年八月的事故就是一个警示。根据AIDA和家属的联合声明,Natalia当时于西班牙沿岸在30-40米的地方无蹼自由潜水(以她的水平这个便是休闲潜水),可能由于水下海流导致与潜伴分散,而报道并没有具体描述当时是否有潜伴或其他安全措施。
而自学成才的潜水员更容易使用不正确的技巧并且忽略安全措施,引致更多不必要的危险。
为了进行数据研究,笔者与AIDA联络尝试取得总注册学生的人数以便估计正规学习自由潜水源地总人数,但是在本次文章截稿之前并未能获得该等数据。同时,自学成才的自由潜水员的数字更难估计。因此,由于数据的缺乏,笔者无法从统计学角度明确证明正式教学相比自学能够降低风险。然而,笔者详读了近DAN过去几年80篇自由前事故报告,发现很多事故是由于操作失误而引起的,而且这些错误在正规的自由潜训练课程中是特别强调的错误典范,例如:
• 配重过重 – “穿湿衣,且佩戴两条配重带,共16-18千克重量在身上”
• 超呼吸和水面休息时间不足 – “5-10次连续下潜之间恢复时间不够,受害者在最后一次下潜后便失去意识无法升水”
• 水肺之后自由潜水– “此次事故之前刚刚进行了10次水肺潜水”
• 独潜 – “她在天色已暗时候独自下水游泳和自由潜水”
• 肺部过度填积 – “报告肺部疼痛… 医疗报告认定肺部气压伤”
与水肺潜水不同,人们入水自由潜通常并不需要执照。很多已知风险是可以规避的,而悲剧也可避免。DAN的Pollock博士也指出:“自由潜水的系统训练还很新,最近提升风险意识的努力已经稍见成效…最近报告指出昏迷频率已有下降…我相信系统训练可大力提升安全.”


2.3.渔猎

渔猎相对危险更大。在DAN的事故报告分析中,Pollock博士指出以下主要原因:
• 当猎物近在眼前,渔猎者会用尽全力延迟升水;
• 渔猎者通常会用超呼吸加速恢复,已获得更多猎物;
• 渔猎者为了在水底稳定,通常会配重过重。
这些因素更会导致在水底昏迷,比浅水/水面昏迷更严重。Pollock指出超呼吸是最重要的风险原因,而配重过重则导致救援困难。
渔猎事故的统计也很难,通常只有有正规法规和历史较长的国家地区才有记录。笔者尝试联络美国一些渔猎教育者,但并未获得有帮助的答案。
笔者与一位中国渔猎者进行了面谈,他说2016年中国有大约1-2千人的渔猎者,每年有近4-5个死亡案例,以及三倍于这个数字的的非致命事故。这些人平均每个人自由潜水每月2-5次,由此计算出每年事故率为0.001% (=5/1500/12/3) ,尽管笔者并不信赖这个估值。受访渔猎者回忆说大多数事故是由于环境因素,比如靠近电厂或污水处理厂而被其设备伤害。


2.4.自由潜水相比其他运动的事故率

自由潜水通常会拿来和水肺潜水比较,理论上来讲自由潜水的设备失灵和操作失误的风险较小,特别是因此导致的减压病风险。根据以下DAN报告的图表,水肺死亡数字并没有特别高,相对于数量庞大的水肺潜水员/潜水活动来说,这似乎表明水肺的事故率较小,然而这里的breath-hold事故包括了浮潜,导致数据样本偏差。
另一个考虑因素是自由潜水员的体能比水肺潜水员要好,但是这里也未取得有效数据 (比如年龄构成,平均BMI数据等)。



3.     系统训练和有效潜伴的作用

一个令笔者意外的现象是很多事故发生时,当事人是有潜伴陪同或者一群人在场的。而AIDA自由潜课程中,我们学习到一定要有潜伴在身边并在事故发生时作出正确的救援反应。那为什么数据显示有潜伴在场看护时仍有那么多事故呢?

笔者留意到:事故报告中的很多潜伴支持并不足够,比如他们呆在船上,既不能及时发现危险,也不能及时采取救援,导致错失良机而引发严重后果;还有一个例子是一个渔猎潜伴没有全程观察同伴升水,同伴还在3-5米的时候就觉得没事儿了便自下潜,因而没有注意到潜伴在浅水处昏迷,而被过重的配重拖入海底。 Pollock博士指出:“如果潜伴不能保证及时采取有效救援,那么这个潜伴的存在就是没有意义的,仅仅有个人在身边并不足够…”
由此启发,笔者自己在教学过程中除了强调不能独潜之外,潜伴也是要合格的,接受过正规训练并能在第一时间采取正确的措施。作为潜伴必须要有对同伴生命负责的态度去对待每一次下潜。


4.     总结

大众对自由潜水的安全性的理解经常是根据片面夸张的媒体报道,且真实安全性的证据并不足。详细的事故报告有助了解事因,提升这个运动安全。因此亟需建立一个被大众认可且方便使用的自由潜事故汇报程序。当地的自由潜组织应主动担当起收集数据的责任,向大众提供渠道汇报事故。特别是正规自由潜教育机构,其广泛的教练网络能够收集到各地区学员的事故纪录。而自由潜群体可以向DAN及类似的研究机构报告事故详细,来帮助建立全球数据库。自由潜水教育机构也面对挑战,统计自由潜水员的健康状况和潜水资历,以更好了解群体所面对的风险,以及分析正规训练和安全规定的实际效果。
唯有这样,终有一天,我们才能用事实去检验自由潜水是否和我们所认为的一样安全,还是和媒体报道的一样危险。


参考资料

  • DANFREEDIVING ACCIDENT DATABASE REVIEW: 2006-2011, NealW. Pollock, PhD; Mary F. Riddle, BA; Jenna M. Wiley, BS; Stefanie D. Martina,BS; Mitchell N. Mackey

  • DIVERSALERT NETWORK Freedive Incident Database 2004-2014, NealW. Pollock

  • DAN Annual Diving Report2010 to 2015 Edition, Neal W. Pollock

  • ESPN's Nine for IXseries -  No Limits, Jennifer Cingari, February19, 2013

  • AIDA International andMolchanova Family Issue Joint Statement On Missing World Champion NataliaMolchanova, Stephan Whelan,  August 4,2015

  • Nick Mevoli and thetreacherous world of free-diving , Adam Skolnick, 2016

  • AIDA International:Competition Safety Changes , Julie Richardson, 2014

  • The Problem With LungSqueeze Christophe Leray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