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滩、翡翠色的海、奇峰峻石、静美湖泊,8月的里约——美

高峰傲 2020-07-05 15:55:23


关注【高峰傲】最快速的方法

点击右上角的按键 > 查看公众号 > 关注

  里约热内卢向来以热情好客著称。两年前的2014世界杯举办之时,近一百万球迷涌入这座城市;而每年二月,里约著名的嘉年华,都有两百多万人走上街头舞蹈狂欢。对于里约而言,接待为八月奥运会而来的客人,想必不是难事。


  其实,早在两百年前,人们就开始涌向里约了。1501年,当地的印第安渔民看到第一批葡萄牙人驾船驶入海湾,此后,便少有安宁。不久,法国人来了,占领了海湾中的一座岛屿,大量奴隶被贩运到这里,在糖科种植园劳作,印第安人也从内陆迁移到城市。随后,五十万葡萄牙人在米拉斯吉拉斯(Minais Gerais)淘金潮中来到这里,更多的奴隶随之前来,在咖啡、棉花和橡胶产业劳作。过去的一百年中,来自意大利、俄罗斯、德国和日本的移民也纷纷涌入这片土地。


  要读懂里约,不妨搭乘齿轮火车前去耶稣山(Corcovado)一游,耶稣山又称“驼背山”(The Hunchback),从山上向四周放眼眺望,可以看到里约的全貌。这座城市有37处海滩,而耶稣山就在城市茂密的雨林中。



  

  当地人称里约为“Cidade Maravilhosa”,意为“美妙之城”。世界各大城市都为高楼和住房头疼,唯有里约例外。在耶稣山700米高的花岗岩峰,你可以观赏到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景观——白沙滩,奇峰峻石,热带雨林、湖泊,还有向南边和东边延伸的翡翠色的海。这仿佛是一座嵌在蓝色、金色和绿色之间的城市。


  耶稣山的标志性景点是基督像(Christ Redeemer statue),建于上世纪20年代,旨在让住民离神更近。基督像伸出手臂,正展现了里约的愉悦。开幕式后,这里必看的比赛当然首数足球了。如果可以的话,买一张巴西队比赛的门票吧,当地球迷喜欢打桑巴鼓点给球队加油鼓气,如果球队表现太烂,他们还会往球场扔烟雾弹。


  除了足球,里约热情的象征就数桑巴了,桑巴是巴西音乐的灵魂,里约嘉年华的旋律。从附近的桑巴大道(Sambadrome)就能看出桑巴对于里约的重要性——桑巴大道还将是奥运会马拉松比赛的起终点。


  每年二月的嘉年华是桑巴最好的舞台,届时,数十间桑巴学校走上里约街头游行演出,歌舞和击鼓早在数月前就已经编排演练完备,每个学校都有上千名着装华丽的舞者,装饰炫目的花车载着几乎全裸的女人,成千上万人走上街头观赏,上百万人通过电视观看直播。



  

  狂欢节开始,舞会、音乐会、街头即兴聚会持续数周,不过狂欢高潮只有四天,那时,每间学校在700米的长条形赛场——桑巴大道游行表演,八万狂热的桑巴爱好者夹道尖叫。嘉年华游行的狂欢或许不能和奥运会马拉松比赛相提并论,不过作为著名盛典的场所,桑巴大道无疑是必看景点。


  从马拉卡纳乘坐出租车去中区十分便捷,市中心是商务区,曾遍布自16世纪以来的历史建筑——皇宫、教堂和修道院。几条街之外就是市立剧院(Teatro Municipal)了。市立剧院建于1905年,灵感源于巴黎歌剧院的新艺术风格,如今一直是里约歌剧、管弦乐和芭蕾舞表演中心。堂皇的内部装饰可以在白天观瞻,不过,还是去看一场演出,才能看到市立剧院最美的样子——务必记得提前预定,正式着装。


  从中区向内陆,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到德奥多鲁区了。这里是现代五项全能运动的主赛区,包括游泳、击剑、骑马、射击。漂亮的五公里山地车道和白水激流回旋赛道将会成为里约奥运会留下的宝贵遗产。不过,德奥多鲁地处郊区,依傍军营而建,因此,最好还是在这儿观看完比赛后回到沙滩或中区。



  

  科帕卡巴纳只有三条平行的街道,面向五千米长的海滩,背临陡峭的山林。这儿白天看起来很棒,日落后却有些许危险。科帕卡巴纳是20世纪早期时国际富豪名流聚会的地方,如今高楼林立,却仍有历史建筑隐藏其中。新古典风格的科帕卡巴纳皇宫饭店(Copacabana Palace Hotel)辉煌依旧,是国家元首、摇滚明星和皇室贵族最爱的选择。如果在这儿订不到房间,至少可以在沙滩一日游后来这里吃一顿晚餐。


  有一项备受关注的奥运会项目将在科帕卡巴纳举行——沙滩排球。除了足球,这是巴西人最钟爱的运动了。巴西女子沙滩排球比赛开始时,健美的身形、沙滩和桑巴鼓点将完美交融——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巴西女子沙滩排球队将从美国队连夺三冠的凯丽·詹尼斯(Kerry Jennings)和米丝蒂·梅(Misty May)手中夺回金牌。


  依帕内玛-雷布隆(Ipanema-Leblon)区是属于年轻人、俊男美女和富裕阶层的社区,这里的公寓是全城最贵的。这儿还聚集了许多很棒的餐馆。海滩是长条形的,就像一条酒吧街,里约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都有一席之地——冲浪者、时尚型人、老嬉皮士、同志,还有羞涩的青少年。



  

  从海边回来,几条街外,就是罗德里格环礁(Lago Rodrigo de Freitas)开阔的美景了。环礁周围是几座公园和私人会馆,奥运会的第一周,这里将举行赛艇和短距离皮划艇比赛。湖边的Quiosques是露天晚餐的好去所,常有现场音乐表演;而在东边则可以看到最美的落日。


  此时,正是尝一口卡布琳娜(caipirinha)的好时候,卡布琳娜是巴西人最爱的饮品,以香甜浓烈的甘蔗酒“卡萨莎”(cachaça)加上柠檬、糖和冰块混合而成。有趣的是,这种酒是德国人除啤酒之外最爱的饮品。


  巴西的大多数汽车都用甘蔗乙醇作燃料,卡布琳娜自然也浓烈。不妨点一杯“卡布伏卡”(caipivodca),把这款鸡尾酒的基础酒换成伏特加。里约曾有一段奇特的历史——它曾是欧洲国家的首都。1807年,从拿破仑军队逃离的葡萄牙未来国王霍奥多姆(Dom João)带领15,000名随从来到巴西。他深为里约着迷,八年后,拿破仑滑铁卢之战失败,霍奥多姆选择了继续在这里居住。为什么不呢?



  

  霍奥多姆让里约成为了葡萄牙和巴西的首都,也为这座城市留下了更多可以寻得一片宁静的地方。罗德里格环礁再往后,就到了他的植物园(Jardim Botånico)。植物园傍湖而建,园内种着一排排雅致的法国皇家棕榈,硕大的睡莲来自亚马逊,还有湿热的温室,明艳的蜂鸟在当地的兰花中啄饮。


  桑巴是里约和巴西的心跳。在拉帕区,可以好好感受一番桑巴,和它受现代爵士布鲁斯影响的版本,新鲍萨乐。上世纪初,拉帕区作为夜生活区而发展起来——赌场、卡巴莱表演、烟花之地,还有夜总会。如今,拉帕区仍带有令人激动的味道,是老式舞厅和桑巴俱乐部的聚集地。如果你在附近的Marina da Gloria观看奥运帆船比赛,可以沿着山路在晚上去拉帕区一游。


  最后一个奥运赛区在西边,巴拉德提虎卡(Barra de Tijuca,意为“潮湿的沙滩”)是一条18千米长的沙滩,面向大西洋,背临泄湖和盐沼,奥运村就建在这里,这里还是体操、游泳、骑行和网球等诸多项目的场地。



  

  巴拉区富有的居民过着现代化的、迈阿密式的生活,不过缺少些许市中心的文化氛围。游客往往在周末前来冲浪购物。不过,巴拉也不仅如此,有些盐沼和沙滩已经成为保护区,比如奇科门德斯生态保护区(Chico Mendes Ecological Reserve),以已故环境学家门德斯命名,门德斯因反对违法伐木,主张保护森林于1988年被谋杀,却留下了身后之名。


  巴拉的Museo Case de Pontal博物馆藏有代表巴西现代文化的民间艺术品。描绘日常生活、音乐、舞蹈、家庭、宗教、种族的视觉作品,正反映了里约热内卢盘枝错节的现状。这里作为最后一站,恰好为里约之旅画上完美的句点。

 

重要信息

里约奥运会于201685正式开幕将于821日闭幕。门票于20154月开始发售,可于各国授权代理商处购买。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授权代理商是香港中国旅行社有限公司和大新华快运。也可以于经纪商或经销商处购买门票,建议尽早计划和购买。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