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白沙滩 的传说

白沙河的甜水湾 2019-06-12 12:52:25


我的家乡白沙滩有六百多年的历史。相传我的祖先兄弟几人自云南逃荒,来到垛堌山一带谋生,落户在現白沙滩镇小滩村。迫于生计,分支到現在白沙滩村村南海边,修建盐池,晒盐为生。临时打卧铺居住在海边沙滩上。经过千辛万苦,不断发展,人口逐渐增多。在港(jiang)北买下一片土地建房居住,这就是現在的白沙滩住址。

白沙滩村东有一条发源自垛堌山的河流,因过去条件差,只有简单的堤坝,没有统一管理,上游村庄各自为政,任其泥沙随河流失,沉集河床。加之雨水冲刷,大量泥沙沉集,久而久之,自然形成一条纯白沙河。沙深一米多,人们称之谓东沙河。驻地南有海边沙滩,东有沙河环绕,因而取名白沙滩。

东沙河的白沙,为国防建设和个人建设提供了大量的沙资源。夏天的夜晚,是人们乘凉的好地方。因过去生活条件差,没有电灯,没有电话,更没有电视机,晚饭后,男女老少大都去东沙河沙滩上乘凉聊天,说故事,嘻笑打闹等。在沙滩上随便挖一坑,四块石头一砌,就能渗出澄清的泉水。为大部分白沙滩人生活用水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条件。据有关部门检测此水源自山涧泉水,胜似山涧泉水,含有丰富的人体所需的多种矿物质,对人体有百利而无一害。

时过境迁,由于年代变化,一九七三年前后,主河流改在原河流东一百米处〈堡上村西),原河道经填平盖上了民房。改流后的东沙河两岸用石块砌成河堤,无论下多大雨,泥沙也冲不到河里。讨人喜欢的白沙也逐渐没有了。河床内无水的地方也长起了嵩草,白沙河就这样消失了,白沙滩的名字世代流传。

原东沙河上游拐弯处(桃李家村南)有一天然石堌,河流东西向南拐弯直冲石堌,冲走石堌根前白沙,形成"水旺"。地处村东北,人称"北石旺"。夏天青年人喜欢在这里玩水嬉耍,也是妇女们洗衣服的好去处。虽然河流东移,但"水旺"还在。这里现在是白沙滩人生活用水的主要源泉,只是石堌子没有了。

白沙滩还有一段神奇的故事,那就是"北石场"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白沙滩村北有一小疃,称窦家疃。住着一窦姓财主,家养九十九头牛。窦员外心想,何不再多养一头,凑足一百头,就又养了一头。每天由伙计赶着牛群去"北石旺"饮水。饮水必死一头,原因不明。窦员外是个倔脾气,非养一百头不可,添了又死,死了又添,反复多次。烦恼之余,究其原因为"北石旺"有"蛟"(jia○),忌讳一百,超百必死。可窦员外的脾气老天犟不过,某日心生一计,饮水时,在几头大牛角上绑上尖刀,在"蛟"出现时,牛性发作,牛"蛟"大战,接连不止。终一日,"蛟"成牛角刀下之鬼。窦员外养百头牛的愿望得以实现。

数日后,忽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地动山摇,房屋消失,似一场地震来临,那窦家疃也不见了踪影,却现显出一片白光闪闪的石硼。陨石坠落,把窦家瞳砸在下面,直到一九五八年大跃进,石硼边缘还挖出了古代的大青砖和很早以前的房瓦。后来白沙滩人经常在石硼上晒粮,因而得名"北石场"。  

时光在飞快流逝,现在"北石场“还在,只是不晒粮,盖上了房子。饮牛的北石旺没有了。据说在改河道以前被人炸毁了。在被炸时,石堌内飞出两只白色鸽孑,这更增加了故事的神密色彩。随时代变迁,白沙滩原貌已在人们的记忆中逐渐消失。

(此文根据本村老人相传整理而作)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