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tleGrounds》第一话 游戏

小白记忆录 2021-02-21 16:19:33

    黑暗与寂静持续了十几秒。


 “洛凡,我选择召唤洛凡!”24秒的视频中只有这一段声音。


  身材娇小的少女忽然出现,她一身白色运动服上斑斑黑点,好似干了的血。

她背对着我,站在断崖之上,面向泛红的大海,红是夕阳余晖映出来的红,却又像是血染过的红。

银发披散,在海风中乱舞,凌乱美中却又透着哀伤。她忽地回头,我看到,她的眼角夹泪,泪中闪着淡红,神情压抑悲伤而无助,几近绝望。


  画面定格在这一瞬间,正是这个画面让本已平静如死水的心不住地抖动着!

我当然认识画面中的这个女孩,她叫沐雨,我,喜欢了五年的女孩。


  我是在三天前的夜里收到这封视频邮件的。

我正在全神贯注的玩着吃鸡呢,电脑屏幕上忽地就弹出了一个邮件窗口,而且,我只能选择立即点开它,因为,我无法关掉这个弹窗,继续游戏。

我一边骂着这个发病毒邮件的打断我游戏的ZZ,一边打开了邮件。

看完了这24秒的视频后,电脑就马上可以其它操作了,但是,此时,我已经完全没有了再打游戏的心思了!

我急忙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我两年没有触碰的电话号码。

我本来是怀疑这是某个高中同学,比如刘小胖搞得恶作剧之类的,但是,直觉让我略过了刘小胖直接给沐雨打了电话。

也可能不仅仅是因为直觉吧,或许我是想着借着这个机会再次和沐雨建立起联系也说不定。

 从结果来说,或许我当时不应该拨通沐雨的电话的,因为,仅仅在电话通了几秒钟之后,我的大脑就忽然像被电击了一样,瞬间麻痹,然后,意识快速消散,几秒后,我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然而,我并不后悔当时的行为,因为,这三天来的经历告诉我,沐雨确实就在这座岛上!

正因为我当时的选择,我才能来到这个“游戏”当中,我才能有机会去救到身陷绝望的沐雨——这个当年我没能救到的女孩。


  事实上,我并不能确定我到底昏迷了多久,我醒来时与昏迷时之间是不是真的如小冰所说了那样只差了9个小时。

但是,现在,我唯一能够相信的也就只有小冰了。


   小冰,当我听到这个名字时,第一个想到的是某企鹅的聊天机器人,但小冰极力否认她和那个企鹅公司有什么关系。

而当我问到关于她所属的组织的时候,她只回答了六个字:不可泄露事项。

这个时候,才真正有点像个AI应该有的样子了。

没错,小冰是一个AI,而且,是一个纳米度量的超微型电脑形式的植入于我大脑深处的AI!

说真的,我完全不相信这种只存在与科幻电影中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这种科技,完全不是这个时代的东西了!

可是,纵然我在怎么怀疑,再怎么追问小冰,她只说一句话:请正视现实!


  于是,我只能一边怀疑着一边学着科幻电影中的样子使用小冰了。


  我之所以对小冰这个AI使用“她”这个字,不仅仅是因为小冰在我脑海中投射出的她的“裸体的令我血脉喷张的身材的蓝发美少女”的“本体”形象,主要还是因为她那几乎和真人无差别的说话语气和方式,让我根本无法把她仅仅当作一台微型计算机来对待!

在我对她有最起码的信任的基础下,我权当她是跟在我身边的一个妹妹。

我才不是什么妹控,而且,对AI妹控什么的太荒谬太hentai了好不好!


  小冰的声音只有我自己能听到,她说,她是专属于我的AI,只会为我服务,但是,我才不会完全相信,因为,她肯定是时刻在被举办这场“游戏”的势力组织监控着的。

换句话说,不光是小冰是裸体的,我也像个裸体婴儿一样暴露在这个强大的组织的眼皮子底下!


  我当然并不知道这个组织的真面目,之所以说它强大是因为,我在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架大飞机上,就是类似我们国家才刚刚研制出来的那种大飞机,这种程度还只是小儿科,最令我惊愕的是,这个组织竟然将《绝地求生》的经典海岛模式的的地图整个给复制了下来!

先不说这样庞大的工程要耗费多大的人力财力,就单说时间,绝地求生这个游戏不过也就刚出来一年多,这么短的时间里要完成这么一个浩大的工程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个工程至少也是在绝地求生刚公布甚至是还在设计的时候就开始的!

那么,这个组织和蓝洞之间有什么关系就足够人浮想联翩了,这个组织就是蓝洞也是很有可能的!

又或者说,这个工程在前,游戏制作发行在后。至于这个组织的目的,我虽然想不通,但绝对不会只是想看人厮杀这么简单,它举办这场游戏,绝对有更深层的目的!

不然,设个这么大的局完全没有什么价值!


  至于我为什么会认为这是个厮杀的游戏,则是因为落地后,我发现在房子里的AK47和子弹以及一个手雷都是真的,我开过一枪,几十米处的一棵细树被子弹直接贯穿,然后断折倒下。

在其它的地方,98K、M16、SKS...各种枪支武器恐怕也都是真实存在的。

而沐雨,就是陷入了这个游戏之中,这个真人竞技厮杀的绝地求生游戏残忍恐怖,对人的心理和精神都是极度的摧残,所以,视频中的沐雨才会露出那样的神情吧!不过,所幸,她还活着。


     小冰初启动是在飞机上,她为我翻译来自大飞机广播中的电子女声所说的英文,她的翻译几乎是同步的,相差不到0.5秒,以下是小冰的翻译的内容:

  “欢迎来到死亡岛!请各位玩家谨记以下十条总则:

一,这只是一个游戏;

二,没有时间限制;

三,只能有一队或一人存活;

四,毒域随机选择;

五,补给只能独自拾取;

六,任何武器都能杀人;

七,第一天不可杀人;

八,游戏结束前禁止离开;

九,不可自杀;

十,模式无法自选!

祝大家游戏愉快,再见!”


   死亡岛,英文名-Death Island ,就是我现在所在的这个海岛,一座还上孤岛,估计,是太平洋或者大西洋中的某个小岛吧。

这个“游戏”应该是集结了世界各地的人的,在飞机上,仅从骚乱中听出的语言以及看到的人的相貌来推测,这飞机上的大约一百人至少是来自二十个不同国家与地区的人,语言交流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所以,应该每个人的大脑中都有一个类似于小冰的专属AI吧!


  我在飞机上时并没有看到沐雨,而且我也能断定她当时并不在飞机上,因为,当时因为一件事,我吸引了飞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如果沐雨在的话,从她选择“召唤”我进入这个游戏这件事来看,她看到我,应该是会叫我的,就算是可能有什么原因不能在飞机上和我打招呼,也应该和我跳在一起的,不然,我真的想不通她召唤我进入这个游戏中的目的和意义何在了。


  说到飞机上的那件事,我就不得不说一个人。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能称呼他为胖秃子,他的样貌也就不言而喻了。

这个胖秃子就坐在我的右手边,本来处于懵比状态的我正在怀疑是不是在做梦呢,谁知道这胖秃子突然就狠狠地在我大腿上揪了一把!

疼得我鬼嚎一声,分贝极高,我附近的几个人直接就死死地捂住了耳朵,这瞬间就让骚乱的机舱内安静了下来!

然后,我就感觉到了“这人是傻子吧”的视线打在身上的焦灼感,我一瞬间就成了这个机舱里辨识度最高的人。


  我疼得差点跳起来,但座椅是有束缚的,凭双手是没法解开的,只有在选择跳伞时它才会被打开,而我连站立都做不到。

我十分愤怒,特别是听到那胖秃子嘴里碎碎念了一句“不是做梦啊”后,我便愤怒到了极点,我是真的想象不到,在现实中竟然真的有人会做出拿别人的疼痛感来判断自己是否在做梦的!

我当即就撸起袖子,抡起胳膊就要照他的肥脸扇去,结果他瞬间的认怂道歉以及露出一排黄牙的有些Gay的猥琐笑容恶心得我收回了手,只得凶狠地瞪了他一眼予以警告。


  我本以为这一副怂比样的胖秃子会被我威慑住,主动离我远点,但当我在跳伞降落过程中看到他更加Gay的笑着冲我挥手打招呼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崩溃而惊愕的,我崩溃的是自己似乎是被一个油腻中年秃头肥基佬给缠上了,惊愕的是,我感觉到这个胖秃子之前的那副怂样好像并不是他的真实面目,他,并不简单!

我不断地改变着自己的方向,想要摆脱胖秃子,无果后,我只得一边咒骂着这个家伙一边思考着落地后如何摆脱他。但是,胖秃子又一次令我惊愕了,因为落地之后,他竟然没有跟着我,而是开上一辆蹦蹦就朝着军事基地飞奔而去了!


  他在干什么?跟着我跳难道就只是为了恶心我吗?简直莫名其妙好嘛!


  航线是从机场直通S城的,而我则选择了跳在渔村,我走打野流,端游里如此,在这个危险度极高的游戏中自然也是如此。

在飞机到达死亡岛上空的时候,小冰提示我选择降落地点,并在我脑中显示出一张地图,那正是绝地求生最经典的海岛模式的地图,我当时就认了出来,并猜测这个游戏是和绝地求生有关系的,但没想到,会是一个如此巨大的工程以及那么残忍的游戏法则!


  小冰说,我与她是有实时定位的,但这个定位只有我们自己和我的队友才能看到。队友?

我忽地想到了十条之三:只能有一队或一人存活。也就是说,这场游戏是可以组队的,可是,我并没有我的队友信息,是要在游戏中自由组队吗?小冰提示我注意十条之七:第一天不可杀人。

我思索片刻,有些不确定地问小冰:“这是在说第一天内是组队时间吗? ”


  小冰肯定,并补充说道:“每队最多四人,有队友死去过离队后可补充其他人,组队时由各人的AI进行组队信息处理以及位置信息同步,除第一天外,每天中午十二点至十二点三十分也可组队,组队时双方距离不得超过三米,只剩下两支队伍时,将无法再进行组队!”


  听了小冰的话,我才意识到,敢情在十条之下,还有着非常细微的规则,怪不得说是十条总则呢!

我连忙问小冰还有什么细则,让她一一为我说来,但是,小冰却以十分调皮的语气回答说:“为了主人的游戏新鲜体验感,小冰暂时不能说哦!只有在主人遇到相关细则问题时,小冰才会为您解答哦!”


“卧槽你不是我的专属AI吗?!”


 “正因为是AI,小冰才无法违反这些程序的呢!”

小冰忽然语气委屈,脑海中出现了一张委屈得快要哭的小脸,我的态度瞬间就软了下来,连忙道歉,这副样子简直比胖秃子认怂时还要难看,不过,反正也没外人看见。


   从我在跳伞时的观察看,跳渔村的除了我和那胖秃子外没有其他人了,而胖秃子又开着蹦蹦直接过桥奔机场了,所以,在我跳到渔村的最初一段时间内,那里是只有我一个人以及一个AI的。


  十条之七,第一天不可杀人,所以,第一天,这个唯一比较安全的一段时间,我安全的度过了,我没去找任何人组队,也没有任何人来渔村邀请我组队,第一天过后,我的组队状态是:孤狼一匹。


  我当然清楚,这种游戏,孤狼是非常不利的,但是,我对这个岛上的人并不熟悉,谁知道组队后会不会有人背后给我一梭子呢?端游里能杀队友,这个现实中的游戏,自然也能杀队友。

我可不想死得这么冤屈!


  而且,我当时想的,沐雨很可能就在这座岛上,我要是和别人组队万一和沐雨的队伍对上了怎么办?

万一我或我的队友开枪误伤了沐雨怎么办?

这种无法预料我会做出什么举动的后果的事情,我是不会轻易去做的。


  后来的事情也证明,我当时没有选择组队是正确的,不然的话,我很可能就会与沐雨正面冲突了!


  这场游戏,到底是什么目的或隐藏着什么阴谋我并不知道,但我的首要目的,是找到沐雨并与她组队,然后逃出这里!




给青年的十二封信

-朱光潜


在“恋爱的宇宙”中,


恋爱不是这样机械的东西,


它是至上的,


神圣的,含有无穷奥秘的。


在恋爱的状态中,


两人脉搏的一起一落,


两人心灵一往一复,


都恰能忻合无间。


在这种境界,


如果身家财产学业名誉道德等等观念渗人一分,


则恋爱真纯的程度便须减少一分。


真能恋爱的人只是为恋爱而恋爱,


恋爱以外,不复另有宇宙。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