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最shuaimakmak的女孩

周人佳 2021-02-20 13:45:32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速度最快的游记了。为自己鼓个掌





毗邻中国南部,飞行距离从湖南出发不到三个小时。我们,鸡孙雕龙,约了不知道多久的泰国自由行,赶着午夜急匆匆的安检,手里拽着不肯扔下的金花泡菜,闹了一出掉书包的洋相,终于在凌晨到了清迈。



对于泰国,按理是有情怀的,初中追星追得兴致勃勃,贴了满墙的相片和刷不完的泰国电影。暹罗广场,清迈森林,神仙半岛,这样的字眼一提及就是零散的电影片段和少女情怀浮现。然而,初中离我很远了。原来的文艺情怀被这几年的胡吃海喝粗糙日子排挤得丁点不剩,现在一说到去泰国,就想着哪里能吃到最物美价廉的东西。


只记得凌晨的飞机落地,几个人晕头晕脑地往外往外找的士,不知是不是太晚的原因,本以为会有人到处吆喝拉客,现实却是出了机场大厅司机们揽客也守着秩序。半夜是真无心“热情”洋溢地跟的士车司机砍价,遇上个比较实诚的人,价格并没有报太高。很喜欢坐车游览一座城,遗憾天气太暗,看到的只是车灯从街边反射镜反出来的断断续续的灯光。人是真的很疲了,住进Airbnb一晚上干了什么毫无印象。听着耳旁女孩子们的夜聊,龙可唠叨孙司机要是继续讲话我们都不用睡了,反正三点了不介意熬个通宵(瑟瑟发抖)。醒来是一大清早。


心都特别大,没有做攻略,只知道大概要去哪,当地交通工具的具体时间价格一概不知。第二天扒着前台窗口跟小姐姐交流,终于是想好包车去黑白庙。孙司机一路上恋恋不舍地跟“爱人”通话,被我们嘲笑了一圈脾气也是非常好了。司机带我们去吃特色的早餐,有点像洛阳喝过的胡辣汤,但是汤泡饭总感觉哪里看起来怪怪的。



路上用睡眠来打发时间,路过地质温泉,今天天气还很不错。


司机软萌的性格,聊天就像是逗猫。他把我们放到白庙门口下,预留了足够的时间。我们沿着道路往前走,只在庙的周边转圈,进去要另外收费,不知道谁就突生念想就打算混成泰国本地人混进去(不是好榜样)。结果鸡爪龙可顺利进去一到我这还没来得及跟他们“萨瓦迪卡”就暴露了,哦大约是单反暴露了游客的事实,这年头做个打擦边球的坏人也不容易。进去就是,人挤人。


逛完找个店子坐下来吃饭,才惊觉泰国物价如此便宜,菜的分量也如此之小。点炒粉都是一波一波上了几波才吃饱。四个人的椰子,每个人平均两碗炒粉,木瓜沙拉和乱七八糟的点心一共才815Thai。初尝甜头让后来我们在省钱出行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入黑庙。


白庙展现更多的宗教信仰,黑庙褪去庄重的感觉,更着力东南亚风情。不仅在门口买了泰奶茶棒冰,在黑庙里面也是不停地买水果吃,照片是没拍几张。


晚上不甘心就这么回去所以去清迈大学周围找食物,遇到商场可爱的街头玩偶。大学周边的食物是真的够好吃又够便宜,在街边随意找了店子吃的咖喱,也在街边随便买碗炒面,都无敌好吃的。虽然后面一直在费神找燕窝,过马路横冲直撞孙司机一直就是哎你慢点,要看车,到地点才发现这几天都关门了,也算留下个小遗憾。


回酒店路上龙可说许多外国人倾向在这找个当地姑娘陪吃陪睡陪玩,所以我们会经常看到泰国姑娘配一个外国人的组合。在其他地方旅游的时候还鲜少听到这样的事,每个国家当地人总有不同适应旅游的方式呀。


前一天晚上跟司机约好了包车去拜县。之前在前台询问的时候,本来想知道自驾去拜县的可能性,结果都是一副很惊悚的表情,九百多个弯,不行的太危险了(事实证明没这么危险的哈哈)。司机把车开在路口等我们,很兴奋地往车上钻,拜县总感觉意味着小清新的一天,还期待体验所谓的九百多道弯。


天公不作美。刚到黄房子就开始飘雨。在咖啡店里点了蛋糕等着雨停。拜县景点很分散,每个可以打卡的景点都是一个小农庄。远远望得到菜园。




倒立的房子。嗯,真的就这么一个房子。


找大秋千找了一阵子,隐藏在一个酒店里,需要穿梭进去。


酒店风景很好,更准确地说是度假村,所有房间门口都有一把小秋千。我们去的时候照相的人不多,只有一对情侣,女生带着头纱大约是旅拍。


一个吊桥。冲在最前头跳着晃,晃到鸡爪怀疑人生“啊别摇了,你不是恐高吗!”

“是呀,可是这又不高”(当然也不知道此刻的玩心,明天就会被丛林飞跃打脸)

孙司机“好了别晃了,鸡爪等会要吐了”


从秋千庄园出来的小装潢。


下一站是最想去的云来观景台(是去爬山的)。车子停在半山腰,据说是拜县最高点,因为连着上几个坡度很陡,所以基本靠爬。下坡的时候总感觉要滚下去。



不知道陶渊明是不是在这样的地方,悠然见南山呢。


饿到发疯。一从山上跑下来就去找吃的,草莓园是最后一站也是充饥的场所。除去饥饿元素,旅程结束我们一致认为草莓园的饭是最满意的一顿,口味清奇价格合理。



这是招牌草莓蛋炒饭。从一开始的黑暗料理印象,到最后被疯抢。



小庄园里有很多供游客拍照的地方。


在二战大桥上看到一颗棉花树。忘了拍下。


晚上在商场里逛了一晚上,头一回尝试糯米芒果饭,就变成了最爱食物之一。小时候吃椰子片吃伤了,再也吃不了任何椰子糖椰子糕,却意外地喜欢吃芒果糯米饭的椰露。把商场里在网上看过的各类特色品牌都看了个遍,没有戳中兴趣点,四个人买了几双拖鞋就回去了。明儿不仅仅要丛林飞跃,还要赶去曼谷的飞机。


清迈真比想象的要冷许多,十二月份的清迈,短袖是不耐受的。还好机智地带了长袖长裤却仍然被冻得哆嗦,尤其是一开始上车坐在最前两排,冷气对着吹。遇到来自北京的两个小姐姐,六人一组,在网上订团的时候,纠结了很久还是订了个比天际线平缓的丛林飞鼠,好吧我们就是比较怂哈哈哈。



本来是可以接受的高度穿梭了好一阵子,气氛刚开始嗨起来。所谓的“吴亦凡”一个个带着我们,气氛慢慢不对劲的,越来越高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停在两个大山谷中间的一颗大树上,大树上搭建了两平米的平台,八个人挤在上面,高得头晕。突然心里就崩溃了,让我从台子飞跃到另一个山谷的时候说什么也不跳,龙可在身后喘气腿抖,不知道自己该哭该笑,最终眼泪吧唧地被“吴亦凡”拽下去,到岸的时候北京小姐姐还一直关怀没事吧,加油。真是再也不想去这么高的地方了。接下来的滑行都还不错,最后是玩不够的感觉,当然高度超过预期的除外。玩完神清气爽地准备下山。



时间充分,找到酒店周围的地方想先体验一把马杀鸡,赶去机场时间也刚好。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就是,马杀鸡过程中,我在睡觉,孙司机玩手机,龙可学泰语,鸡爪一直笑。挤上泰式黄包车,加上行李感觉小车子都要爆了。去曼谷,惊喜等着。



在曼谷一下飞机,有人招呼做大巴比较便宜,因为城市内在堵车,建议坐大巴然后再转轻轨。反正就傻乎乎地跟着走了,下巴士按照机场人员指示的轻轨站,坐到了错误的地方,很懵逼地重坐一遍,用这样的初印象,来熟悉曼谷,灯火灿烂,轻轨上来来去去。看了手表,约莫六点到达的,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下了正确的车站,按照酒店老板的提示。嗯,提示,下图一样的户外冒险提示。随意感受一下。



所以,遇到了什么问题呢。一个是,我的自以为正确,按照图上的7-11去找方向(忽略了这个地点有两个7-11),结果钻进了一个菜市场,转悠了半天;二个是,好不容易找到了钥匙,打开钥匙锁就够头疼了,结果地图上酒店的位置不清晰,大半夜了在路上晃悠;第三是,老板只留下了一片大门锁钥匙卡,房门钥匙忘记留下。



因为没有钥匙,崩溃的心打了老板的电话,他着急忙慌地来送钥匙。奔波一晚上实在太渴准备下楼买水顺便等老板的时候,遇到很热心的外国小哥说我带你去找小卖部吧。坐下来聊了会天,他说他来自印度,我们是Neighbor,给出最关键的建议:既然是四个人一起,打车是最省钱的方式,因为轻轨更贵。真的太关键了!!!在接下来几天的试探中,发现三四人出行打车真的方便而且省钱,更多的是节省了不少时间。话题刚落老板就急匆匆赶来,约莫是十点十分。找了4个小时酒店的我们,终于能够休息了。


第二天去大皇宫。兴致不大,但来都来了,怎么能不游客一把。心里本来抱着反正我要穿短裤,到时候在门外等他们就好了,还是被劝说地买了条丝巾围着进去。(周围的看似耐心的志愿者大叔都是骗子)一下车“志愿者大叔"说大皇宫还未开放,我们可以去乘船游览一下再去皇宫内,于是。。。我们就去了,到码头那个人说要给我们打学生折,一瞬间知道被骗但还是选择游览。烂烂的船,窄窄的水道却挺有意思,刚开船的时候承受不住周围水波的晃动整个船只在摇摆,刺激。


约莫是挂在船头祈福的平安符。


车上有人叫嚷着看到了蛇,虽然一回头已经没看到了,但想想,热带的水域和森林的确是暗藏危机啊。



心理平衡的是,别人的船票更贵,好歹我们打了个“假学生折扣”。


进了大皇宫时有两个自称安徽男生说不认路希望一起同行(可是他们私下明明在说泰语),和鸡爪是那种神经紧张的人,一路就想着哇撒赶紧离他们远点,然而龙可外交不暇,好在在孙司机的劝说下才跟他们分开。


除了棉花,最喜欢的就是莲花的佛性。



大皇宫没有想象中因为要脱鞋所以四散的脚臭味。脱鞋的时候孙司机犹豫要不要脱袜子,龙可说当然脱,脚多好洗袜子多难洗。机智无比。


惊喜是一件接着一件,比如鸡爪就会突然发现,她的手机掉了。



以为在这种景区掉了就没什么悬念,可以换新手机了,谁知道Iphone查找还是管用的,在找到地点的同时,也响起电话。对面是泰国口音的英语,哎幸好会英语,然而光靠描述地点完全不知道在哪。我想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进了皇宫后一直吊儿郎当没系丝巾,所以当场被保安姐姐逮住,所以才能把电话直接给她让她帮忙听懂带着我们。她听着电话带我们走了很久,哈哈她现在会觉得逮我是个太错误的决定吗,电话交接给保安,走了快二十分钟才和这个好心的团队相遇,说不清怎么感激,说不清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失而复得。


实在懒得P图了,鸡爪你要是看到,就这样吧。

捡手机的好心团。


不知道来曼谷像是整天渡劫一样,所以决定今晚要去吃顿好的。顺便帮龙可过了生日。坐上小TUTU车,司机太生猛,孙司机说这车像是一路上都在爆胎放屁,滋滋滋的声音一路赶超各种小车。


暹罗。


拜过四面佛祈求平安后找到评分比较高的NARA坐下来,被调侃了好久我的照相技术,居然还越调侃越有味,有气不想言!关于这家餐厅,食材新鲜,但是的确味道对不住价格,网络评分过高了一些。



每天回酒店就是跟的士师傅的砍价之旅。

“多少钱”

“300”

“200成吗”

“不行”

“那180”

“...”

孙司机说“你这个砍价能把我笑死”

好啦,其实,这是个美丽的误会。


把铁道市场和水上市场排在了一天。

感受一下曼谷周边公交系统指示,这个公交系统指示牌的潜在含义就是:反正就是不让你看清。


先去的铁道市场,路上的时间很久,到了地点也没有目标,后来发现,也不必有目标,走走就到了,人最多的地方嘛,向来如此。


真的好多人啊,哪里看得到火车呢。


买了个椰子在铁轨上走来走去,拍照的行人很多。


水上市场。一瞬间居然有点西塘的感觉,更穷一点的西塘。


这碗面小到一口就可以吃完。


在水上市场吃所谓的河鲜?




好吃的椰子糯米饭。原来芋头是可以很好吃的。


坐在桥边等回去的车。晚上本来是要喜滋滋地去游泳池游泳,因为鸡爪生病去了趟医院,遇到很可爱的医生小哥哥,因为不会说中文,英文也不流畅,把症状,毛病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翻译,然后我再敲回去。瞪着大眼睛看看我俩还有没有别的问题,无大碍才终于可以放心回去。


晚上回酒店说水太凉了,让我俩明天早上再去游。早上游完还是冻得激灵,趴在热水笼头底下不肯走到外面去。这几天总在门口的小餐厅吃过早餐中餐,点过数不清的奶茶,本来说下午的飞机上午去找个别的餐馆,结果还是磨到了家门口的小餐馆。


普吉岛。最贵的消费地,但是最深的情怀哪。


跟你在一起的时光都很耀眼

因为天气好

因为天气不好

因为天气刚刚好

每一天 都很美好


比起曼谷机场的繁杂,虽然普吉岛也是旅游胜地,但是机场简约清淡了不少。基本去大岛是没有公共交通的,跟的士司机差不多谈好价格就直接开往酒店了。沿着海岸线开了很久,从天亮到天黑。


晚上酒店大门没开,在门口等老板来,一只猫咪围着打转,不越礼,我们进酒店后,它很识趣地待在门口也是很有礼貌的猫了。放下行李之后到门口的排档吃东西,算是正儿八经体验了会当地的生活,四个人笨手笨脚的对着砂锅火锅不知道如何下手,老板一脸微笑地告诉我们如何下菜,宛若幼儿园学生。


又见糯米饭哈哈。顺带说一句,如果是买椰子,不要抠唆,一定要买看起来最好的哪怕贵一点,开始说节约点吧于是买了个便宜的椰子,寡淡到怀疑人生,价格贵了20Thai的椰子就完全是不一样的用户体验。毕竟是普吉呢,不能指望民风淳朴到像清迈一样怎么买椰子都清甜到过瘾。


第二天五点就爬起来要去浮潜,斯米兰一年只开放几个月恰好赶上。人感觉都是神志不清地被拽上了车,在“集中营”吃了早饭换了衣服,姨妈驾到也是非常崩溃了,觉得心心念念的出海可以画个小句号。以为这样一来就只能限制性地看看海景吹吹海风了。


坐上快艇放着歌,海天一线,湛蓝湛蓝。



孙司机实在说出海不浮潜未免太可惜,建议直接用棉棒。现在想来也真是拼,借助外力才终于赚来了浮潜的机会,孙司机说哎今天开始我们的关系又进一步以后可以陪我进产房了


运气不算太好,浮潜了两次结果发现墨镜掉了,每次旅行总是要掉个什么东西才能让旅行变得难忘吗。泡在海面上惆怅,水下各色各样的热带鱼,水性熟练的潜水员总是吐出各种各样的泡泡。


一共跳了三个岛,大同小异却都很漂亮。开到大岛屿最高点的时候,在船上赖着懒得去爬山,最后船上就只留下了两个人,司机把船开到离岛屿较远的地方,吹着风,发动机熄火就随着浪轻轻地摇。此刻最闲适。


回程路上一直看着船侧旁边的水花,溅起一道道彩虹。


整整一天的出海,下了船精疲力竭,坐在回去的面包车上感觉一上车就睡觉睡到天荒地老。


早上起早,在周边吃早饭才发觉普吉岛的物价被旅游业哄抬得高得过分。怀念清迈折合人民币几块钱一碗吃到饱的炒面。还总不断地跟TUTU车司机砍价,下午约了马杀鸡,又要从芭东海滩辗转去卡塔海滩,只有上午供我们娱乐。说是既然在普吉岛就去下普吉镇,因此找到自然森林餐馆坐下点着果汁喝。所谓自然森林,是真的像在大森林中,鸟也是络绎不绝地停留,早饭还未消化因此休息了会就走。


街景。


在街道上不知刮了什么风,把皇权免税店这个名词吹到我们的耳边,突然镇子也不逛了,就直接打了个车去免税店。不从普吉岛离泰是不能享受税收减免的,所以基本上是溜达一圈见识一下掏空国人钱包的免税店,过了个干瘾,预约的马杀鸡时间也快到了。郊区打车的几率实在是太低,倒是很幸运地遇上了一辆改装车,车内全是赛车赛事,呜呜的发动机把我们载回芭东。


我们约莫是提前一个月定的“Let's Relax”,说是网红店,这个网红店还挺名副其实的,至少价格还合理,手法不错,服务完全对得起价位。我们三定的精油按摩(PS:特殊时期是没有关系不会受到影响的),龙可说传统泰式也不错。结束后还来几个小饼干吃,小饼干超级好吃哈哈。


继续打TUTU回酒店取行李然后转到卡塔海滩。能入住咱的海景房了。


卡塔的确没有芭东那么喧哗,而且外国游客明显多了起来,酒店坐落在山坡上,东拐西拐才到,做酒店内小车像是过山车一样往坡底冲冲到我们的楼层,孙司机的行李颤颤巍巍直接从小车上甩了出去。


虽然拍起来不大,但是这个床躺四个人一定毫无压力。


酒店巡房的时候,本来以为会就行李跌落事件进行道歉。没想到,调子还挺高,服务给0分,酒店给4分。天还没有黑,一直说虽然来普吉了,可都没有好好近距离在沙滩上玩一玩。不要躺着浪费时光。


下山是不容易的,必须得等酒店的班车,到了山脚底下就撒欢一样在海滩上瞎走。没去成神仙半岛,却赶上了卡塔的日落。


鸡爪直接到海里洗海澡,反正沙滩走一圈总是湿漉漉脏脏的,没什么精致女孩的形象。走在街道上突然满树的鸟开始叫嚷起飞,还以为有什么重大敌情。在曼谷飞普吉的机场取多了钱,说用不完,晚上要海吃海喝,所以吃的肆无忌惮。


回酒店太难了,明明几公里的路全是大坡,随随便便的TUTU起价就是100Thai. 鸡孙龙兴致勃勃说要去酒店泳池游泳,我却实在吃不消棉棒,还是拍照助兴,虽然心里痒得不行。结果这三人还真的越玩越嗨点着鸡尾酒喝。


远方的灯火。


露台上的灯火流萤。


要是有大罐的啤酒和烧烤靠在沙发上,不用担心明天一大早要起来赶飞机,这么靠在沙发上聊天聊一晚上也实在是太美好了。


在泳池游泳,一姑娘和男朋友带着相机不停拍拍拍。我笑你们仨真的是很耿直地来游泳了,估计是夜晚光线不好没有满意的照片,从一开始的情侣粘腻到后来阶段的不耐烦和火药味。咱们四个人在旁边看戏(吃瓜群众)。


坡度酒店。下楼是左向的箭头。


回到房间把露台打开,和鸡爪聊着聊着就睡,大晚上就把行李收拾好了,等着明早预约好的司机。在机场大巴上,站在机场的跑道上看飞机起飞,孙司机问我:你要是亲眼看过空难,你还敢坐飞机吗。恐飞者表示,这是非常会聊天了。



清迈落地直接把行李寄存在机场。刚来清迈玩的几天,出来每天在周边景点转晚上回去逛商场吃吃吃,没有好好把古城转一圈,所以一下飞机就奔着古城玩。


在小摊上买的香蕉饼。


古城里的景致很小清新。


街道干净。


拐过这个巷口进了一个PUB吃中饭,聊八卦聊了很久。最后,我们一致认为,还是草莓园的饭最棒。TUTU车师傅载着我们,说现在中国投资一半,泰国投资一半,想修通一条联通中泰的铁路线。


飞机晚点了一个多小时,四处都是熟悉的长沙塑普,在机场买了个饱。祖国对我们不见得很友好,高空下冰雹飞机颠得像是碰碰车,落地后打车上车还没缓过来分清左右。有遗憾,有惊喜,有冒险。期待车同轨的那天再会。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