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期】你敢去吗——最恐怖的潜水地

topplayer潜水 2021-01-09 06:34:29

既没有色彩斑斓的珊瑚,也没有种类繁多的游鱼,位于阿克巴海湾的蓝洞对众多潜水爱好者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大名鼎鼎的蓝洞已经让不少探险者葬身海底,而奥马尔则负责把这些遇难者的尸体带回海面。

  

墓地一样的沙滩


  

47岁的奥马尔出生在利比亚边境的一个村子里。他身材瘦削,长着灰白的络腮胡子,戴着一副墨镜。

  

1992年开始学潜水,3年后成了一名潜水教练,此后奥马尔包揽了蓝洞里所有的活,包括把洞里的尸体带回海面。他已经记不清他找到过多少具尸体,但他能记得他最早从红海深处带回埃及海岸的那两名遇难者。

  

“我在102米深的水下发现这两个爱尔兰人,”奥马尔说,“他们抱在一起,当时情况肯定是这样的:其中一个人出了问题,越沉越深,同伴想救他,最后两个人都遇难了。他们才不过22、23岁,真让人伤感。”

  

满是礁石的海湾尽头矗立着一块纪念遇难者的黑石板。

  

奥马尔指着岩石上一块白色的嵌板,“尤里,俄罗斯人,2008年4月死于恶劣事故,水下115米。”旁边一块黑白相间的嵌板,“    詹姆斯,死于2003年6月,水下135米。还有这里,”他指向另一块,“安德雷,俄罗斯人。死于2004年8月。我没有找他的遗体,但是在水下170米,有个气罐和一件潜水服,应该是他的。”

  

众多死难者中还包括名叫卡尔·马克思的奥地利人,在2007年1月遇难;斯蒂芬·菲尔德,瑞士人,死于2008年9月;马德林,德国人,2009年5月遇难。

  

这个沙滩看起来就像一片墓地。


奥马尔说很多死亡是因为愚蠢的错误或过分自信导致的

  

出了名的危险


  

只要你一直沉入水里,你会看到随着光线的变化,水里的红、黄、橙三色逐渐消失,最后只剩下一片蓝色,这就是“蓝洞”的由来。

  

蓝洞在一块堡礁的顶部,是一个直径长80米的敞口,洞口的墙像漏斗侧面一样逐渐减少,在水下52米处,洞墙上有个弧形的缺口连着一条长达26米的隧道,穿过堡礁直通外海。隧道的基底从水下102米下探到120米。而海底的深度也不断从130米增至800米。

  

比达哈布的蓝洞更有吸引力的潜水点多的是,那里有更多斑斓的珊瑚、鱼、沉船、隧道和洞穴。但是蓝洞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潜水地,因为它是出了名的危险。

  

虽然未经官方统计,据奥马尔估计,过去15年约有超过130名潜水者在这个洞里丧生。他认为潜水爱好者对蓝洞的痴迷足以媲美珠穆朗玛峰的朝圣者。

  

奥马尔保持着这片区域深达209米的潜水记录。他是第一个探索蓝洞的人,曾到达海底,还看到那些葬身蓝洞的遇难者。

  

达哈布当地流传着一个鬼故事。一个女孩在父亲的强迫下冤死在蓝洞里,她的鬼魂为了复仇而勾引潜水者。

  

“我到过蓝洞的每个角落,什么人鱼鬼怪都没看到。潜下去实则没有那么难,恰恰相反,就是因为潜下去太容易了,才有风险。”奥马尔说,很多人都低估了这个洞,才赔上了性命。


这些潜水者已经长眠于此


水下寻尸


  

“我不是为了钱,而是想帮人。什么报酬我都不要,只收一点气体成本。”水下寻尸体对于奥马尔来说并不难。“就好像我藏了些东西在你的花园,你也会很快找得到。”

  

首先,奥马尔会找出死者潜水时使用的器材,比如说氯丁橡胶潜水服有多厚,腰上的铅块有多重。这些细节有助于他判断尸体大概沉到什么地方。奥马尔还会问遇难者同伴最后一次见到死者是什么时候,在什么深度。他和他的团队会告知附近的游客,说他们正准备找一具尸体,如果游客们还愿意留在沙滩上的话也可以,但最好离得远一些。

  

大部分遇难者的遗体都躺在水下100米至120米之间。当奥马尔找到一具尸体时,他会抓着死者的手或者把死者绑在自己身上,这个过程耗时5分钟,然后他就踏上回程。

  

偶尔看尸体一眼对奥马尔来说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他曾经看过的恐怖片《亡者之夜》比这有过之而无不及。水下40米已经可以看到海面的时候,他会用一个气袋把尸体送回海面。

  

有钱能使鬼推磨


  

达哈布从前是一个小渔村。如今,服务员站在餐馆门口揽客,酒店、酒吧、旅行社和潜水学校连成一片。这些潜水学校中有52家有营业执照,其他的则是无照经营。

  

潜水在达哈布是门打折的生意,激烈的竞争使收费变得相当低。一个初级潜水班开价200欧元,有专人带领的潜水项目收费25欧元,购买套餐的话还可以买五送一。

  

普通压缩气体顶多能支持水下56米使用,蓝洞的隧道出口恰好超出标准1米。为了避免事故发生,埃及潜水协会规定,在红海40米以上的潜水禁止使用普通压缩气体。

  

但是在达哈布,潜水的深度是可以买的。100欧元就能找一个向导偷偷地把你带到隧道口,一路上畅通无阻。那个梳着马尾的俄罗斯向导不会查你的潜水证或是潜水记录,他只关心一件事:“什么时候能出发?”

  

巴赫钢琴协奏曲


  

潜水圈内的经验之谈是,每下潜10米相当于喝一杯马爹利。正如初次喝酒的人都会不胜酒力一样,一个潜水新手在水下30米很容易出现氮麻醉症状,不断增大的气压导致血液系统难以溶解过量的氮,潜水者就会无所适从。有些人说,他们带着普通压缩气体潜到隧道里面的时候会出现幻听,迷糊中像是听到了巴赫的钢琴协奏曲。

  

而又正如酒徒在上瘾之初适应酒精一样,潜水者也可以逐渐习惯高浓度的氮。但即使是平时用来活命用的氧气,在水下压强不断增大的条件下也会诱发头晕、恶心、绞痛甚至是不省人事等症状。

  

奥马尔给记者看了一个视频。“尤里·利普斯基,带着一台摄像机自己一个人去潜水,他真是疯了。我把他的尸体带回海面,摄像机没坏,还记录了他的整个遇难过程。”

  

视频时长为7分16秒。利普斯基带着12升压缩气体下水,起初一切都在掌控之内。随着他越潜越深,摄像画面显示从水下85.3米到达91.6米的时候,他已经到底了。利普斯基尝试给他用作浮力补偿器的背心充气增加浮力,但没能成功。他开始拼命地挣扎,踢脚底下的沙,影像画面静止,奥马尔关掉了电脑。

  

“我发现他的时候,他面朝下躺着。”奥马尔逐步分析导致悲剧的原因:“首先,他整个重量太重了,他的腰带上绑着12公斤的铅块,还有气瓶、摄像机和电池。第二,他往已经充满气的背心充气,致使它爆开。第三,氧气中毒,所以他出现了痉挛现象。就是这样。”

  

第401次潜水


  

普通压缩空气并不是所有遇难者的死因。有些曾受过水下100米深潜水训练的经验老手也会犯致命的错误。

  

在2011年11月7日,俄罗斯人伊戈尔·沙罗潜到了水下150米深。他的潜水日志显示他已经潜水了400次,但第401次没能让他活命归来。

  

伊戈尔曾经先后到达过40、50、66、85和106米的深度,但他在降压方面没什么经验。回到海面之前稍作几次停顿非常重要,潜水者要在不同深度停顿一些时间来让他们的身体逐渐适应减弱的压强,回程时才能保持体形。

  

在90米深的蓝洞外墙,一个瑞典人遇到过伊戈尔。他说伊戈尔的动作有些不稳定,但伊戈尔向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告诉对方不用担心。

  

伊戈尔并没有垂直下潜到他的目标深度,而是先到达120米深处,这是他犯的第一个错误。随后他继续往水下150米前进并停留在那儿,这是第二个错误,因为这耗费了他的力气、时间和呼吸用的空气。回程时,他在130米处出现了呼吸困难。由于惊慌,伊戈尔没有停顿就一直往上走,到达海面的时候身体已经膨胀得像只气球一样。有个目击者说他听到了伊戈尔的求救。

  

潜水回程时,速度绝对不能快于10米每秒。潜水者会随着压强减弱排氮,如果他的上升速度太快,气体会在血液里形成气泡而引起肘关节、膝盖和肩部疼痛。气泡还会阻塞血管以及脑部、心脏、肺和脊髓里的组织。回程的最后10米是最微妙的,因为在这里压强会减半。

  

“伊戈尔肯定胀得像罐可乐一样,”达哈布高压医学中心的首席医师海卡尔·塔瓦布说。潜水回程速度过快的人通常都会立即被送到这里的减压舱。减压舱看起来像艘潜水艇,可以同时治疗六个病人。塔瓦布模拟了水深60米左右的压强,随后逐渐降低压强,坐在加压室里的病人吸入氧气以消除血液里的气泡。

  

塔瓦布随时待命应急,从不关机。他救了许多人,但有时也无能为力。有个病人曾在减压舱里呆了六个小时,塔瓦布给他调的压强已经到3米水深左右,再需10分钟他就可以活命。“突然间一切发生得太快,我根本没机会出手。”

  

这名医生愤怒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提高声音,而他最生气的是人们常常把已经断气半小时的死者带到他的医院。这半小时,恰巧是开车从蓝洞到医院的路程。

  

“只有一条砂石路通往医院,是时候修一条真正的路了。”塔瓦布说,“再说,为什么在蓝洞就没有一辆时刻候命的救护车?那里的医疗设施太儿戏了。”

  

塔瓦布自己也是一名潜水爱好者,但他从来没有到蓝洞潜过水。“没这个必要,”他说。


吕凯霏· 编译

来源:潜水游世界  转载于潜水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