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百慕大之咒(第39、40章)~

梅筑听香 2019-05-13 10:43:11





百慕大之咒(第39、40章)


接上回:


第三十九章 奇迹

作者/烈焰长空

  

   我此刻下达命令,让所有人往二楼搬运食物、水以及干柴等等所有用得着的东西。假如大门被攻破,我们将在二楼利用楼梯口较为窄小、易守难攻的特点利用弓箭和长枪组织起防守阵地。当然,谁都知道,到这一步的话,我们真的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食物和水源都被断绝,敌人只要守在下面,我们就支撑不了几天。再者说,面对如此凶狠的敌人,我们能守得住吗?
  事到如今,害怕也没有用了,只能有什么算什么。后面的事态发展将不再由我们控制。
  所有人尽一切力量往楼上搬运东西,争取大门被攻破前最大限度地储存物资。然而没过多久,我便听到了木头劈裂的声音,横担要断了。
  我大喊:“所有人立刻撤往二楼,准备战斗!”
  大家停止搬运,匆忙奔上二楼。库曼佐夫和小狗威廉早已被转移到了楼上。每个人都操起武器守在楼梯口。女孩子们虽然个个脸色苍白、浑身发抖,也都拿起武器加入防守阵列。
  苏瞳紧紧靠着我,抽空对我说:“假如守不住,千万记着你答应我的话,我不要落在他们手里!”
  我搂过苏瞳,心如刀绞。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重重对她点点头说:“记得,我不会让你落入他们手里!”
  就在这时,咔嚓一声,粗大的横担从中折断,大门被攻破了。
  借着大门透过来的光亮,我看到许多赤着上身、下身穿兽皮和树叶的长发野人涌了进来。这些野人长相凶恶无比,浑身肌肉,手持石斧及棍棒,像一群妖怪。
  随着我一声令下,所有手持弓箭的人一齐放箭射向敌人。嗖嗖声中,野人又被射倒了一批。然而敌人太多了,加上距离如此之近,我们仅有时间射出一轮箭,敌人便冲到了楼梯口。
  这些人呲着牙,双眼通红,嘴里虎虎低吼着,状若疯狂。
  我们抛下弓箭,拿起长枪向冲到楼梯口的敌人拼命刺去。几个最前面的被长矛刺中,身体向后倒去,压倒了几个敌人,其攻势随之一顿。
  堡顶的人员也已经撤到了下面,来共同防守。我们这些人除我执行特殊任务时外,基本上都没有杀过人,前面用弓箭射杀敌人因为距离远,且射中后不知道是伤是死,心里感觉不是太明显。而现在明明眼见手中长矛刺入肉体,见到鲜血喷射出来,被刺中敌人痛苦的表情,这种滋味简直难受极了。然而现在命悬一线,什么都是次要的,只要敌人攻上来,我们全得完蛋。这个楼梯口是我们最后的屏障。假如这里被攻破,我们连去三楼重新布置的机会都没有,敌人定会与我们搅在一起。
  攻击只是被阻了一下,很快敌人又攻上来。这次他们不再像上次那样莽撞,而是用手中武器拨挡我们的长矛,以此来减少伤亡。另外,一些人居然从下往上抛掷长矛。我们边闪避边拒敌,忙乱中后面还是有人中了矛。
  我只听得一声闷哼,接着有人说:“钟小齐受伤了!”
  我来不及过去看,对后面喊道:“女人带小齐后面去!”
  这一轮激战惨烈无比,我们中许多人都挂了花,浑身淌着血。敌人伤亡更是厉害,十数人被我们借助有利地势刺倒,敌人终于退下去了。
  检点我们尚能战之人,除了女子外,包括我在内还有四人。刘大伟腿上也受了伤,虽然他说没事,还能行,但血流得很多,我害怕伤到大动脉,要求赶快给包扎。
  钟小齐伤得比较重,其腹部中了一矛,血流得很多,李亚婕流着泪给他捂着伤口。
  看这凄惨的景象,我觉得我们已无回天之力了。四个没受伤的人已经疲惫得几乎无力再战,女人们基本帮不上我们什么。事情到了这种地步,真是走到绝境了。看来老天安排我们到这里来只是让我们来送死,并没有打算让我们做什么别的事。
  苏瞳对我笑笑说:“是时候了,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余人不明所以,疑惑地看着我们。我仰天长叹一声说:“看来今天我们生命走到头了。我对不起大家,愧对大家推举我当带头人。”
  王凌云说:“如果时光倒流,能再来一回,我们还要推举你当带头人。”
  大家也七嘴八舌地赞同他的话。我无言,热泪从脸上流下来。苏瞳轻声说:“兑现诺言吧,来世我们还在一起!”
  我温柔地看了她一眼说:“好吧,你先走一步,一会我就来了。”
  这时众人看出端倪,王凌云大喝一声:“你们要干什么!”
  随着他的喝声,敌人的又一轮攻击开始了。无数人挥舞武器开始冲锋。苏瞳大喊:“动手啊,否则来不及了!”
  我咬着牙,手举起来,手掌准备朝她脖子砍下。这是在特种部队时我们练习的一招毙敌,手砍到敌人脖侧动脉处,让敌人没有任何痛苦便死去。
  这时余人想拦阻我已经不可能了,苏瞳闭上眼睛,脸上带着微笑等待死亡来临。我一狠心,手掌向下砍去。
  恰在这时,外面啪地一声枪响。我心里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硬生生停在了半空。紧接着堡外密如爆豆般的枪声响成一片。进攻的敌人立刻慌乱了起来,再也顾不上我们,如海水退潮般涌出了古堡。
  我激动地大喊一声:“有人来救我们了!”
  众人如同开锅般狂呼起来,庆贺死里逃生。看来这个世界还没有把我们这几个坠机幸存者忘记,终于有人找到我们了,而且来得那么是时候。再晚一秒钟,我的苏瞳就要和我永别了。我一把抱起苏瞳转了几个圈,脸紧紧贴在她脸上,热泪滚滚而下。她也喜极而泣,紧紧搂着我的腰再不放开。
  外面的战事不用我们担心,从枪声判断,来的人绝不在少数,可能成百上千。那些手持冷兵器的敌人要想战胜拥有枪枝的现代化军人简直是做梦。
  果然如我所料,时间不长,枪声便渐渐稀疏下来,最终归于沉寂。紧接着,许多人走进了古堡。
  令我惊疑的是,来的人一个个高鼻蓝眼,居然都是欧美人种。更令我吃惊的是,他们都穿着老式土黄色军装,打着我们国家红军时的绑腿,像是刚出土的古董。
  他们见到我们也很吃惊,因为我们无论从各方面来说,都与外面的野人大有不同。这些军人们不发一言,都举起老式步枪瞄准我们。
  我们害怕他们不分黑白开枪,都主动举起了手,示意他们我们没有敌意。这时候一个生着小八字胡的军官模样人走过来,嘴里叽咕了几句,说的居然是英语。
  我英语水平一般,勉强听懂他好像是在问我们是什么人。这时候陈诺走上前来,用流利的英语和那个军官交谈起来。
  那个军官渐渐脸上惊奇的表情加剧,最后竟然像看外星人一样仔细打量我们。其余军士表情和军官差不多,都瞪圆了眼珠,有的舌头还吐了出来。
  我知道陈诺在向他们说明我们的情况,包括人员组成和怎么来这里的。那些士兵渐渐都放下了枪,慢慢走上前来浑身上下打量我们。 



 第四十章   1915年的英军


陈诺又指着钟小齐等伤员和那个军官说,希望他们出手救治。军官看了我们的惨状,挥手从外面招呼了几个人进来。这些人随身带着战场急救物品。他们麻利地为所有伤员检查伤势并进行医治。不久,从陈诺那里得来消息,所有伤员都没有生命危险了。
  我一阵激动,让陈诺告诉他们,我们要请他们大吃一顿。那个军官听到后也是欣喜不已,立刻爽快答应。
  我们来到楼下,搬出全部美食。今天能得活命全靠这些异族士兵了,就算把我们所有食物吃个底朝天也在所不惜。王凌云又搬来早已酿好的美酒,准备热情招待他们。
  虽然他们救了我们,但毕竟不清楚其来路,心里还是对他们有所防范的。尤其苏瞳,一直用惊惧的眼光看他们,生怕他们对我们不利。然而,面对如此众多的士兵,假如他们要向我们动手,无论怎么防范也没有用。我只有背地提醒陈诺小心应对。
  我对他们古怪的装束及老得掉牙的步枪很是奇怪,但不好意思开口问。
  那个军官又和陈诺说了几句,陈诺和我说:“他说这些食物不够吃。”
  我觉得奇怪,够我们吃一个月的食物怎么会不够他们吃?军官让我跟他来到外面,我一看顿时惊呆了,外面有几百名士兵正在打扫战场,看有无活口以及掩埋尸体。有受伤没死的由于言语不通,根本没办法交流,也被士兵们用刺刀逐一刺死。
  野人的尸体横七竖八,到处都是,粗略估计也有近二百来人。我们杀伤的只是其中极小部分,绝大部分都是死在军队的老式步枪之下。
  这么多的士兵,我们的食物自然是不够吃。不过没关系,我让陈诺告诉他们,森林里有面包树,湖里有肥鱼,取之不尽,让他们尽情来吃吧。
  那个军官高了兴,指派人手边搜索野人边去采集食物。他带上几个看似下级军官样的人,与我们一同回到堡里。
  不久,他手下的士兵已经把堡里清理干净了,我们就在平时围坐的地方摆开宴席,准备开吃。钟小齐他们的伤势已经得到专业救治,状况很平稳,又有人照顾,不必我担心。我们放开酒量和几个军官对饮起来。对饮中,我通过陈诺翻译,震惊地了解到这些人居然来自一次世界大战时的英国!他们自然也不相信我们来自几十年之后,刚开始听陈诺向他们说明时还很惊愕,然而现在完全不相信了,只要我们说是现代人他们就会哈哈大笑。
  见此情景,我们不再坚持。我让陈诺问一下他们的情况。现在已经知道那个军官叫詹姆斯,是一名陆军上校。下面是他的叙述:
  一九一五年八月的某一个晴朗日子,他率领一个团八百多人与土耳其军队作战。他们在土耳其嘉里玻地区向一个高地做机动时,走进了山顶一团状似面包的云雾里。这团云雾呈淡粉色,在阳光下似乎隐隐发着光,令人惊奇。
  更令人惊奇的是,他们进入云雾后猛然感觉像是掉进了一个无限深的巨大旋涡里,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坠下去,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他们发现已经到了这个岛上,大约有二三百人躺倒在海边沙滩上。不久,大家全部醒来,竟然没有任何人受伤。他们每个人的感觉都差不多,全部像是被旋涡吸到了这里。而其余五、六百人便不知所终了。
  当时岛上正值黑夜,他们情况不明,虽然人多,却也不敢稍动。天亮时,詹姆斯派出人手进入森林搜索了一下,感觉并无危险,便在海边捕捞些鱼虾以果腹。
  吃过东西后沿着海边搜索了一段距离,再没有发现其余士兵。詹姆斯不知道岛上有没有人住,甚至不知道这是在哪里。他决定带领大家呈散兵队形向岛纵深搜索,如果岛上有居民,便可以在他们帮助下回去。
  在森林中行进了一天,除了些动物外并没有发现什么,看来这是个荒岛,并无人类居住。詹姆斯很是失望,命令大家休息一晚,明天再做打算。
  转天,他们继续向前搜索。大约几小时后,他们来到了我们所在的草甸。古堡高大巍峨,从远处就能看到。士兵们很是兴奋,看来岛上真有居民。然而不久他们便发现,无数野人正在疯狂地进攻古堡。
  野人也发现了他们,立刻,有不少拿着武器向他们冲过来。他们朝天放了一枪警告对方,但是对方无丝毫停顿,依旧向前猛扑。
  浓雾中视距并不太远,许多人到了不足二十米远才能看到。为了避免自身伤亡,詹姆斯命令开枪射击。
  这些身经百战的士兵立刻对野人进行自由射击。不久,进攻的野人全部倒在了英军枪口下。然而野人悍不畏死,停止了对古堡进攻,集中全力向英军发起了攻击。后来的事我们便都知道了。
  他们的话也令我们所有人目瞪口呆,现在我们真的搞不懂到底是我们到了他们的年代还是他们到了我们的年代。可以肯定一点,至少有一方进入了不属于自己的年代里。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假如说是发生了穿越,那么为什么在这里既有一次世界大战的英军,又有二次世界大战的美军德军呢?甚至最早出现的鬼船要早于我们几百年呢?历史上的确有英军集体失踪事件,与詹姆斯所说基本一至。那些失踪的士兵至今没有任何线索。谁能想到,他们中的一部分居然来到了这个岛上,还救了我们的命。
  吃喝间,我发现这些军官军纪还算不错,都保持着绅士风度,言语间都比较客气,没有因为救了我们而骄狂。
  我借着酒劲对詹姆斯他们说:“你们不相信我们来自你们之后近百年,那我问你一下,你们的海军大臣是不是温斯顿?丘吉尔?”
  詹姆斯点点头说是。我说:“这个人将在二十五年后担任英国首相,指挥英国联合美、俄等国与德国再次作战并最终取得胜利。对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也就是你们现在打的战争,也会以协约国获胜而告终。”
  詹姆斯惊奇地看着我,一幅不相信的表情。我笑着说:“现在来说,我自然是拿不出证据,无法让你们相信。不过如果你们能够回到你们的国家,就知道事实会证明我说的话。”
  无论相信与不相信我的话吧,反正听到他们的国家会取胜,几个人就大是开心,鲸吞着王凌云视如生命的琼浆玉液。随着一杯杯酒下肚,头脑越来越迷糊,舌头也不怎么利索了。不过借着酒精麻醉,我们之间语言及国界差距越来越小,我这半调子英语水平居然能够不用陈诺翻译就可以和詹姆斯交流了。当然了,明白与不明白也不会有人在意。
  不过我始终保持着一分清醒,毕竟现在我们处于异族士兵之中。无意中我看到,一个叫作布朗的军官几次偷眼瞄向苏瞳,这让我很是不爽。詹姆斯也没有全醉,还记得安排好在古堡周围布置警戒线,防止野人再度袭来。
  酒足饭饱之后,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外面的云雾终于散去,露出一方蓝蓝的天空。太阳虽已偏西,却依然明丽,把万千光辉毫无保留地洒向人间。
  詹姆斯酒后又累又困,让手下人布置士兵的吃住,自已倒在古堡里的躺椅上呼呼睡去。他不必担心我们,我们能用英语和他交流,便把心里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再者说,就凭我们几个人加伤员,想要在几百名荷枪实弹的军人堆里闹事,他连想都不想。
  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就是库曼佐夫。几个人把库曼弄到堡顶,将他牢牢绑在阳光下晒着。现在日已偏西,阳光强度不再像中午那么厉害,不知道对库曼能否起到作用。
  初时库曼紧闭双眼一动不动,似是对阳光照射无动于衷。然而时间不长,他便睁开了血红的眼睛,手脚开始抖动,喉咙里发出野兽般低沉的吼叫声。继尔,他全身开始剧烈舞动,状若疯狂。奈何绳子缚住了他,无论怎么用力也是挣脱不开。不久,他吼叫声加剧,身体更加猛烈抽动,手腕已经被勒出了血。
  卡耶斯基担心地说:“他不会有危险吧?”
  我笑笑说:“不会的,放心吧。”
  这时候几名英军也走上来看,他们听到库曼的吼叫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他的样子,英军质问我们在做什么。陈诺解释了半天,他们也没完全听明白,将信将疑地劝我们不要再做下去。
  恰在这时,库曼极度痛苦地大叫一声,停止了挣扎。就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下,一缕淡淡的、若有若无的烟雾状东西从库曼身上飘出来,慢慢消散于空中。
  包括那几名英军士兵在内的所有人都非常惊讶,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上次我用血从苏瞳身上逼出控制她心神的东西时,除了小狗外,众人都没有看到。然而今天却看得实实在在,不掺半分虚假。
  卡耶担心库曼,用手试了他的心跳和呼吸,有些微弱,人还是活着的,只是一动不动。他放了心,问我下一步怎么做。我说:“放开他吧,给他活动活动身体。绑了这么久,血液流通肯定不畅,胳膊腿的没准早僵化了。”
  大家松开库曼,为他活动身体。不久,库曼幽幽转醒,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大家。众人见他醒来,都兴奋地欢呼起来。英军见没什么事了,便转身下楼。
  库曼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好饿!   

 



作者简介:

烈焰长空,名刘强,土木工程师,喜欢文字。发表长篇小说两篇,短篇小说,诗词散文若干。




不堪俗物扰,尘外觅诗心。

梅筑听香

执行主编:  我已成风

     副主编:如若是风、倚竹  

审核:榴莲

首席主播:久石久

原创首发散文、小说、诗歌、评论等。

作者文责自负,本平台不负责版权纠纷。

赞赏作者七平台三,五元之内不返还。

帖子浏览量超八百,打赏全部归作者。

浏览量超一千,另外奖励作者十元。

超两千者,另外奖励三十元。

因后台一周结算,故稿费十天之内发放。

一稿只发一次稿费,后期打赏不再计入。

本平台长期约稿原创作品,

欢迎关注!欢迎投稿!

主编微信号:mztx-2203

投稿邮箱:982190545@qq.com

解锁更多精彩内幕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