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6 黑沙滩上演的小闹剧,云彩中的龙

foodlovespiritual 2021-02-20 15:50:30

日落,过往船只在这个小港湾缓缓停泊,不等日出又早早启航。每一天早晨,户外淋浴间的花墙会开出新的淡紫色小花,日落时落下,第二天又在相同的位置开出新的来。在灵性建筑师爷爷的别墅度假村住了两个晚上,过了两天伊甸园般的日子。



告别灵性建筑师爷爷后,他送我一本他的书,里面记录着他的旅程。并说,他的offer对我永远有效,我可以随时回来找他


这一天,我要按计划离开这里到巴厘岛东部的一片黑沙滩去了。那里有一家神秘又有趣的巧克力工厂,是我这次行程中最期待的地点。Claudio是个巧克力狂热分子,第一天初遇时聊到巧克力,我就告诉他,过几天我要去一家巧克力工厂,如果你感兴趣也可以去看看。那时我只是给他推荐,并没有想要邀请他一起去。没想到到了我要去的这一天,他还和我在一起,于是顺其自然的一起前往东部去了。我在后面用手机导航,他在前面骑着摩托。路上,我说,我们已经认识三天了。他说,wow,可是感觉上我们已经是多年的伙伴了。


去往东部的路上,路过一片森林,似乎也有神庙在不远处的山坡上,仔细一看,路边竟然有很多猴子!让我不由感叹,早知道路边就能看到猴子,我为啥还花钱买门票进乌布的猴林?后来在Nusa Penida小岛的一处圣泉附近,我们又一次见到了猴子的踪迹,大祭司(过几天会出场的神秘人物)还调皮的与猴子对嚎了好几声,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秘密。


仔细看,广告牌上还有一只小猴儿哦


作为一名略务实的金牛座,白天的攻略计划可以不定,随心走,但是酒店是必须要提前订好的。下面要换到一家位于东部海滩的隐蔽的酒店,连名字都很隐蔽,叫做hideaway。我按照谷歌地图找到的地址,只是那个海滩而已,四周却并没有酒店。还正好赶上当地的仪式,黑沙滩附近挤满了当地的老老少少,我们一连问了几个人,都说没有听说过这个酒店,并且人们并不怎么懂英语。这时已经又是傍晚了,我有点不耐烦起来,只想赶快找到那里。C却停下摩托车,走到当地的人群中与人们攀谈起来,无比轻松的样子,仿佛我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一个脸圆圆的少女问C,你们要找哪里,她的眼睛看起来很精明。于是我把手机里的酒店信息给她看,她只瞥了一眼一张网站上游客上传的照片,就大笑起来,说这图片可不是这里,骑摩托车要一小时才能到。说完又跟周围看热闹的巴厘人用巴厘语解释了一遍,大家都笑起来。我于是很恼火,开始解释,我要找的不是这个照片,照片只是别人上传的,要找的是这家酒店。圆脸姑娘用她精明的大眼睛看着我说,她没听说过这个酒店,如果我们想找住宿的话,可以介绍给我们别的。这时很多人围过来,却绕过我,开始给C介绍小旅馆。仿佛在他们看来,我们是一对情侣,而一对情侣中男方总是拿主意的。而C竟然开始认真的问起他们小旅馆的情况来。


圆脸姑娘竟然又走过来,诡异得笑着对我说,我现在知道你的酒店在哪里了,你想知道吗?我说,当然想知道了,你可以带我们去吗。她说可以。却坐着不动。我说,那好吧,我会付你钱的,带我去那个酒店好吗。正当她不置可否,C跑来拉我,问我要不要去别人刚给他推荐的小旅馆看一看。当然不!这让我更恼火了。我明明已经订好了很棒的酒店,明明已经走到了这个镇上,怎么去到那里就这么难吗?手机又马上要没电了,我的耐性全无。挤出人群,一个人穿过黑沙滩,到海边坐了下来。


黑沙


这里属于阿贡火山喷发的范围之内,多年前曾有一次大喷发。所以沙滩是黑色的,也有很多礁石,流木,还时有被冲上岸的垃圾,看不出海水的颜色。我坐在这里平复情绪,某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让我在刚到达这个镇子的时候变得格外感性,失去平时的耐心。我不知道我的愤怨从何而来。这时我想,如果C想去住他的小旅馆,我们就此分道扬镳也好,我走路也要走到我之前订好的那家酒店去。(后来路熟了以后发现走路真的只要5分钟就可以从这个沙滩穿小路过去,真的不懂为什么当时当地人都说不知道那里)


没想到Claudio走了过来,在我旁边蹲下,依然轻松平静得问我,怎么回事。原来人群嘈杂,他只听见了圆脸姑娘说我要去的地方还要一个小时得路,于是就想在这里找个酒店算了。他已冲浪多年,是看到海滩就不想走的人。我恢复了一点耐心,告诉他,那是误会,那家酒店就在这里,我已经预定好了,只想去那儿。而那个圆脸姑娘说她知道了位置,却不愿意告诉我,看来是想要钱。C却说,他看那姑娘笑容淳朴,只是想帮助我们。于是C去跟他们交涉,圆脸姑娘骑上摩托车,七拐八拐得穿过丛林,带我们到达了这名为“躲起来”得酒店。到达之后我们对这姑娘道谢,她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我掏出2美元给她,她才走了。给钱这一幕,C又没有看到。


我的房间又被免费升级了,升级成了这里景色最好的一间海景别墅


木质的房间里挂着各种神像,灵性画,海豚或美人鱼的雕塑。我却无心观赏。直接躺到户外的沙发上看着天空发呆,想着刚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会不能自控得演这么一出戏。


向自己提问的瞬间答案就出现了,这个镇是一个能量纯粹的镜像。我心中有什么,就投射出怎样的境遇。傍晚时分,陌生处境,我心中总有不安,就投射出更大的不安。我对当地人有贪财的印象,于是在我眼中的圆脸姑娘的眼色就是想要钱。我对C还有不信任,于是就上演一场误会。而在C看来,一切是轻松的应变的,如同一场游戏。刚刚在海边的那一场戏,我们并不在一个频率上!


刚有了这一小悟,我睁开眼睛看向天空。云朵中有一条龙正瞪着我看!它怒目而视,像是在给我一个下马威:哪里来的小妞敢擅闯我的地盘?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后来回到学校,我看到了日本江户时代画家裱屋宗达的《云龙屏风图》,当时很震惊,这就是我在云彩中看到的景象!这时我更加确定,一切不只是我的想象。


我告诉C,云中有一张龙的脸,他也清晰的看到了。我们静静的看云,直到龙的痕迹消散,落日给云朵镶上了金边。当晚海浪咆哮,似乎要冲过防护墙,吞没我住的木头房子。在这里,我体验到了长久以来没有感受到过的恐惧,也突破了它......


下期预告:七彩的贝壳沙滩,拜访中国美女隐士,”开悟秋千“




只想给你多一点点陪伴

ID:foodlovespiritua






Copyright © 杜马盖地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